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人去世之前看到了什么

  有个亲人重病住院,ICU里有六个床(两边各三床正对)。当时病人双眼视网膜脱落,他自己称看东西是水纹状。某一天突然说他爸爸(已逝两年多)来看他了,爸爸变得很慈祥了,从来没有过的样子。我们问在哪呢?他瞪着对面床说就在对面啊。对面是病床,床上没人。

  生病是痛苦的。各种折腾。有时他“呱呱呱”地叫,把脚摊开来。我们问他怎么了?他说:必须这样叫,不然全身针扎一样的疼,这样叫才不疼。我很担心他这种状态,让他念佛号,他说念了,猜他在哪,他看到阿弥陀佛了。有天他说梦见有人说“八功德水”可以救他。我只知道阿弥陀佛那有八功德水池,自己的自性里有八功德水。这个要去哪弄?那段时间,只能倒供奉在菩萨面前的大悲水给他喝,然后让家人放生。平静了几天。

  某天隔壁床病人周未被襯人接回家了,我累了想在那躺一会,刚闭上眼,将要睡着时就感觉有东西压上来,将要梦魇的感觉,这时隔壁床的他急声叫我,我挣扎地睁开眼,也不敢睡了,起身问他:怎么了?他回:刚看到一个黑影往你那去,所以赶紧叫你。

  有次我问:你都看到些什么东西啊?他神秘兮兮地说:看到很多,你们不信,没跟你们说那么多。你看,对面床的记录卡在动在翻页。我看过去,对面床的床头挂着写字的记录单,每天几点打了什么药都会记录在上面。当时病房没有在,也没起风,对面床病人走开了,就记录单挂在这边床头,一动不动啊,晃动都没有。我说:没有动啊。他说:在动。当时是白天,我一点都不怕,问:还看到什么?他说:有天有个快递送餐员从门口进来,从窗台那出去了。我扭头看着门口到窗台惊讶:从窗台出去了?他坚定回答:是的,我看着他进来,一路进到里面窗台出去了。会飞?病房可只有进来的门。

  某天,他说有个天才医生来给他看病了,说会给他看病,他会好起来。我要他警惕一点,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但他很信任我们看不到的那位天才医生。医院要求出院,只好联系第二家医院,他说:天才医生说也会到第二家医院,继续给他看病。

  住院二十几天,医院要求出院,我们说病人没好怎么能出院?!医生说原因是怕上面有人来检查,用医保卡病人住院最长二十多天必须出院,隔几天可以重新给办理入院,说都是这样的。

  知道要出院,说坐家里的车回家吧,他说不要,他说有人跟他说:必须在下午四点整点出院,医院门口会有一辆出租车来接。拗不过病人,第二天收拾好东西,等到下午四点出了医院,经过的空出租车看到推着轮椅的病人都不停车,好不容易拦到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出租车车主是个年轻人。打开车门把病人扶进车,把东西放好,轮椅收好,但太重,我一个人怎么都放不上车后备箱,急得想哭,一个路人看不下去,帮忙抬了一手,终于放上去,谢谢那位好心的路人。

  终于上车了,当知道这不是的车,开始嚷“坐错车了,都说了是的车!”“没的车肯停下载人啊”又问“路上有没有的出租车?”我看了一下前后左右“有,右侧前面第三辆是辆出租车”,路口红灯,“你下车,去跟前面黄车让他们换” 。我的天,不说安不安全,这么点时间也不够把人和东西全部换到另外辆车上的啊。下车会不会被一群人骂,黄车里的人肯定会认为我们一家子都是精神病。“我不去”  “你们这是要害死我!要害死我!” 车主可能意识到这是个病人,一直不出声。好了,上了楼,进了家门,他一下子平静下来,好像在车上的叫嚷不曾发生过。心情很好地什么事都说好了。

  第二天早上四点多家人敲门说准备出门去第二家医院了。我以为是病人催出门,赶紧起来,看到病人很精神很平和,状态很好。收拾好东西,推着轮椅出门,转角,我懵了,后悔出门前怎么没先出门看一下。电梯对面的墙边放着一只白色花圈,明显是对面两户中的其中一户有人去了,可你摆里面拐角不好吗,为什么要放外面!我心里忐忐不安极了,不想去医院了,示意并问家人“怎么办?”家人回说“没事,出门遇棺材是升官发财”病人也说“不是坏事,升官发财”  好吧,这边习俗不一样。

  第二家医院是几年的新医院病房很大,光线很好,病床之间的空间也大一些,刚开始几天挺好,有时我把手机念佛声调到最小放窗台上。某天大概晚上七点多,病房灯都开着,不经意间眼角看到对面床那站有一个面朝这边的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瘦高男医生,正眼仔细看过去,没人。以为是自己眼花了,这时病人说“天才医生来了,来看我了”。这不是一个好消息,但当时我们都不知道。

  过了几天,半夜从梦中惊醒,我梦到很多人,然后走过平原走过山地溪流很多地方,看到一个潜意识里认识,没穿衣服的男的,手足修长但僵硬,胸背有点弓起,形状有点像一个剥皮青蛙,虽是人形,但知道有某种东西已从内里变质,这东西已坏掉了,你知道这不是活人,看着心里发毛,是鬼。说了什么,答了什么已模糊。到后来到处跑找地方躲,有一个小山坡,上面有小屋子,但觉得到处都不安全,到处跑,后来飞起来了,掉到下面一片蔚蓝色的水池里。醒过来心呯呯跳,仔细回想那是谁,梦里感觉是认识的人,但不知道是谁。这时边上病床上的病人醒了,说他做了个好梦,梦里他战胜了来找他的一群人。我说刚做了个恶梦并很担心。他说没事我做了个好梦,这是好兆头。但早上又说“担心他们会想新办法来对付自己”

  病人病危时,身体好像到处都不舒服,想拉尿拉不出,出了一身冷汗,拉了一泡黄金屎,身体就没有不舒服了。看到过临死的人都清楚这是要走了。我没看到过,不知道,还搀扶着他问道: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这时他的五感应该有点退化,好像听我的声音在几米外的感觉,再问了一句,他回:没有哪里不舒服。但是突然地,他怔住了,我张口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就要出口,立马反应过来“临死前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现在没事,念什么?” 就在这时他往下掉,一个人扶不住了。然后开始抢救。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把他转进去了,那是业力。人就像是一只小蚊子,在一个直径两米的大风扇面前,只有被转的份,毫无还手之力。到这时我才稍微明白地藏经上的“业力甚大,能敌须弥,能深巨海,能障圣道”是真的。

  病人早之前生病还没入院,在家修养时,有天病人母亲当着大家面说请了算得准的大师算了一下,病人有一个小劫X月X日,一个大劫X月x日,大师说如果大劫过了,一定要告诉他是怎么过的。结果是小劫过了,大劫那日没过。不能跟病人说他死期这一点很多人知道,但也有不知道。因为病人身体生病,心理会变脆弱,你说给他听,他会给自己下暗示,到那一天真的会去。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