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有点怕人的小故事

  时间追溯到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话说,那个时候的农村经常会发生一些灵异的事件,我也很喜欢找家里的长辈了解那时候的事情,这里就跟大家分享一些我听来的故事吧, 至于真假我也无从考证,如果大家觉得不够真实就当时听个玄幻故事吧。

  这是我父亲的一位同事告诉我的,他是知青,被下放到农村,在一个生产队工作,有一天晚上,他办什么事回来,路经一颗苦楝树,远远的看见一位老太太站在苦楝树下,一只手扶着树干, 一只手叉在腰上冲他笑。他说那位老太太穿的一身黑色的衣服,裹着一个黑色的头巾,他有点奇怪,但是当时他没往那方面想,继续的赶着路,但是走了一段路后发现那个老太太还是在冲着他笑,他开始觉得有点奇怪,加快了步伐,结果又走了一段路他还是忍不住朝那个方向看去,结果依然是那个老太太朝着他笑,突然他觉得有点不对劲,为什么一路走过来,老太太都是同样的角度对着他,但是姿势不变?神奇就神奇在 他的余光一直没有看见那老太太有什么转身的动作,大事不好见鬼了,赶紧跑,之后他打听,才知道,苦楝树下有个潭,以前有个老太太和她儿媳妇吵架了,在这个潭里了。

  这我父亲小时候经历的事,有一年快到过年的时候,他和我爷爷奶奶去办年货,路经一稻田,看见了一个只有一半身子的人从稻田里怕出来,他描述那是个年轻的小伙子,长的眉清目秀的,穿了一身格子衬衫,用两只手在地上行走,从腰步以下就没有了,那个半截小伙子看见他们就逃走了。这个故事本人怀疑其真实性,如果真的是的话,我个人还是偏向于, 一个被截肢的人,但是我父亲坚持认为那是鬼,他说鬼通常只有一半,或是上半部分,或是下半部分,如果哪一天,我要是遇见个只有下半部分还能动的那我就相信那一定是鬼怪了。

  黄梅调是我家乡的一种戏曲,以其优美的曲风,婉转的曲调,和动人的故事闻名,我今天要讲的故事可一点也不动听婉转,这是发生在我爷爷身上的故事。当时是上个世纪50年代,在我们那农村有个窑厂,当时我的爷爷就是那个厂里主管保卫科的,用现在的话就是保安头头。有天夜里,轮到他值班,他带上他的王八盒子, 出厂巡逻。当时还是允许民用的,当他巡逻到靠近一处荒坟的时候,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唱黄梅调,声音很小,但是在安静的夜里听的特别明显。他就顺着声音找,发现竟然是从那座坟里传出的,他很害怕,不自觉的就把手放在了枪上,他大叫了一声 “谁在那”给自己壮胆,但是那声音没有停止,反而发出了咯咯的笑声,这种声音在那伸手不见五指黑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渗人。我爷爷一不做二不久,拔出了枪,给枪上了个膛,就这一声,可能是把那东西给震住了,不敢出声了。后来,他见情势好转立马跑了回去。本人认为,鬼有时候也是和人一样的,怕狠的,你要是够狠,鬼都不敢惹你。

  这是我大学同一个宿舍的同学告诉我的故事,真实度很高,当事人是他的舅舅,故事发生在他舅舅小时候,讲那一天,他的舅舅出去玩,到了傍晚还没回来,于是家里人就出去找,找了好久都找不到,就问跟他一块玩的小孩,他们也不知道,后来一个钓鱼的人,告诉他们,说在中午的时候看见他到河边去了,会不会是掉到水里了。当时他妈妈听见这个,差点没晕过去。那家里人就去河边找,结果在一块干掉的河床里面,发现了他,嘴里、耳朵里堵满了泥巴,但是人还有一口气,最后还是救了回来。醒来后家里人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在河边上玩泥巴,一个小孩来找他玩,后来还要请他去家里玩,他糊里糊涂的答应了,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本人认为,这可能是水鬼做怪,本人也读过不少这方面的书,书中受害人的情况和这大体类似,至于世上到底是否存在水鬼,本人无从考证,毕竟没有遇见过,但是既然有传闻,就未必空穴来风,还是有一定根据的。望各位读者,日后一定要注意自己家的小孩,不要轻易的让他们去河边玩耍,就算没有水鬼,失足落水也是要命的。

  这是本人亲身经历的事情,发生在我自己的家里,线%。说是灵异事件,其实也不太算,但是本人有点无法解释这件事,望各问读者帮我想想是怎么回事。一天夜里,我被一阵哭声吵醒,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哭声,伴随而来的是男子的叫骂声,在这夜里声音显得很大,那女子哭的真惨,好像是被那男子打了。我猜想可能是哪家小两口吵架吧。第二 天,我问我父母 昨晚有没有听见有人哭,他们竟然说什么都没听见!天啊!我很吃惊,直到现在都是,你知道为什么吗?第一、因为我听见的声音是从楼梯道传来的,我父母的房间更加靠近楼梯道一点;第二、一般情况下我父母睡的没我死;第三、我睡觉习惯关门关窗,而我父母正好相反。综合以上三点,我就解释不通这是为什么了,为什么我听的真真切切,但是他们一点都听不见?还是俩个人都没听见?这点真的很奇怪。

  妈可能是工作太累 那一会是深度睡眠,而你可能恰巧那个时候是浅睡眠状态 所以他们没听见 你听见了 很正常。。。。

  妈那晚打架,因不希望影响儿子所以隐瞒喽,哭的那个人也许是你妈,被打了嘛,要是你妈跟说出来,还不影响在你的地位

  科学和信仰并不是敌人,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理解一切真理。因此,教会让他们停下来,放慢脚步、思考、等待,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落后。可无知的究竟是谁?是那个不能解释闪电成因的人?还是那个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伟大力量的人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