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诡异:我想回家

  这个故事是从我姐姐那听来的,是她们家邻居的事,她家的这户邻居,男的叫徐杰,女的叫刘倩,小两口有一个女儿叫招娣。招娣六岁那年,刘倩又怀孕了,那时候国家还没有开放二胎政策,还在计划生育时期。徐杰特别想要个儿子延续香火,刘倩怀了孕之后,他们托关系看了是男孩还是女孩,这次终于如愿的怀上了男孩,为此,徐杰接受了一万多块钱的罚款,在他们那这种事很平常,有的人家甚至为了生个儿子,借钱交罚款,不说砸锅卖铁也差不多了吧。徐杰家条件还算可以,为了留住这个儿子,甘愿交了罚款。

  女儿招娣知道爸妈喜欢男孩,也盼着能有个弟弟跟自己玩。这原本是一件好事,可事情却在刘倩生完孩子后起了变化。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刘倩到了日子顺利地产下了一个大胖小子。老徐家终于有后了,一家人乐得不行,徐招娣有了弟弟,也是窜前窜后地跟着大人一块高兴。可孩子满月之后,开始变得反常,开始不停地哭闹,而且怎么哄也哄不好,徐杰两口子把这孩子当成了心头肉,宝贝的不得了,有点啥不对劲就立马抱去医院。

  从孩子满月后开始,就三天两头的大病小情不断,徐杰两口子也开始没完没了地往医院跑,弄得是心力交瘁。孩子每次病了,没几天就好,不是这疼就是那难受,虽然都是小毛病,可日子久了徐杰也受不了了,找了几次医生也没有好办法解决。到了孩子三个月大的时候,徐杰一家已经没有得到儿子的喜悦了,整天都是愁云惨淡的。求医不成,徐杰的母亲就想起了问神,她跟徐杰商量,要不要请个人回来给看看。徐杰也是没了选择,便接受了母亲的建议。

  老母亲征得了儿子的同意,到离家三十多里地的黄村,请来了当地一位有名的先生。徐杰客客气气地把那位于先生请进了家门,招呼刘倩把孩子抱出来给于先生看一看,于先生看了几眼就皱起了眉,问徐杰家里是不是还有一个孩子,因为招娣出去玩了,他并没有看到,徐杰就说还有个女儿。那于先生好像看出了什么,徐杰挺着急的就问那于先生。于先生说徐杰两口子命里应该只有一个子女,他家现在一儿一女,命理相克,只能养活一个。徐杰的老母亲一听就急了,忙求于先生给个破解的办法。徐杰也苦苦哀求,自己费了多大劲才有了个儿子,怎么也不能没了啊。于先生说要把招娣和家成分开养活才行,而且离得远了也就不相克了。

  于先生走了以后,徐杰家为这事就闹开了,如果按于先生说的办就得把其中一个孩子送走,家成还在襁褓中,能送走的就只有招娣了。刘倩舍不得,都是自己生养的,怎么狠得下心把一手拉扯大的孩子送走呢?徐杰和母亲就劝说刘倩,只是把招娣送到她姑姑家住些日子,还会接回来,可怎么劝刘倩也不忍心,惹得徐杰发起了火。一家人为这事闹得鸡犬不宁,刘倩拗不过徐杰,第二天一早,徐杰就雇了辆面包车,强行把招娣拉上了车。招娣知道爸妈为了弟弟要把自己送走,哭得死去活来,嗓子都喊哑了,刘倩跟在后头一个劲地安慰招娣,说是过几天一定接她回来。一直到上了车,招娣还在哭喊着不要把她送走。刘倩在车后头追出去老远,徐杰也没停车。

  招娣被送走了,家成也不再像之前那么闹了,徐杰两口子总算是可以松口气,睡个囫囵觉了,可就在招娣被送走的第三天晚上就出事了。刘倩睡到夜里,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喊妈,听那声音不就是招娣的吗?刘倩迷迷糊糊地坐起

  来仔细一听,没错,就是招娣在外面叫她。可招娣不是应该在几十里地以外的姑姑家吗?刘倩虽然不确定是不是听错了,可她还是掀开窗帘往外看。就听见吱呀一声,关好的大门突然打开了,门外站着一个瘦小的身影。看那身形不就是女儿招娣吗,女儿招娣一个人站在门外,身上全是水,滴答滴答地往下淌,用一种冷得发颤的声音在叫她,刘倩连鞋都没穿就跑了出去,她不明白招娣是怎么回来的,天也没下雨,怎么浑身都是水呢?跑到了近前,发现招娣不光周身是水,眼睛也是白色的,刘倩问招娣是怎么了。招娣也不回答她,用那种牙关打颤的声音问刘倩

  刘倩看着女儿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把招娣紧紧地抱在了怀里,反复地跟她说没有不要她。招娣却说想回家。傻孩子,你这不是回来了吗?妈再也不把你送走了!刘倩捧着招娣的脸,说再也不会把招娣送走了,就在这时候,屋里的家成哭了,招娣用略带幽怨的语气说弟弟又哭了,刘倩不自觉地往屋里瞅了一眼,等她回过头来,只一眨眼的工夫,招娣已经不见了。只有招娣站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滩水,刘倩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奔出门外,大声地呼喊着招娣的名字。可街上根本就连个人影都没有,刘倩歇斯底里地叫着招娣的名字,四处寻找,直到丈夫徐杰把她叫醒。

  徐杰说刘倩一直在睡梦中叫着招娣的名字,把家成都吵醒了。刘倩这才知道,原来只是自己做了一个梦,可她觉得心里特别慌,好像有事要发生,嚷着要到姐姐家去看看招娣。徐杰也看出了招娣被送走以后,刘倩一直情绪不佳,就答应刘倩天一亮就去姐姐家看看招娣。刘倩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收拾好了,还没等出门,就听见大门外有喊徐杰的名字。来的人是徐杰的姐夫,进门就问招娣回家没有,刘倩心里咯噔一下,就问姐夫是不是招娣出了什么事。姐夫说早上一起来招娣就不见了,他们两口子四处也找不到,想着孩子是不是太想家,夜里自己偷跑回来了。刘倩脑子里突然想起了自己做的那个梦,难道女儿招娣真的出事了?

  徐杰动员了所有的亲戚朋友,一块沿途寻找招娣,最后在离家十几里的一条河里找到了溺水的招娣,刘倩抱着女儿招娣哭得声嘶力竭,可世上没有后悔药,想起女儿一个人在黑暗中摸索着回家的路,在她溺水的时候会有多绝望和害怕,刘倩的心就碎成了八瓣。招娣死了,刘倩承受不了打击疯了,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败了。刘倩成天抱着一个破枕头,把它当成是女儿招娣一刻也不肯放下。徐杰只身到外地去打工了,几年也不回来一次,家成虽然妈还活着,可也跟没妈的孩子没什么区别,长得很瘦弱,邋里邋遢的拖着一行鼻涕…故事到这就结束了,我在听姐姐讲的时候,比起恐怖更多的是心酸。

  哦豁?你头像是木偶漫画公众号的头像,文章是他们的漫画,,,你把他们的漫画编辑成文字发表了是吗?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