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大龙之豫南怪事之十二 会移动的梯子

  那是一天中午,在单位餐厅吃午饭,不知谁提的头儿,说到灵异事件,两桌同事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大家边吃边聊,把吃饭的过程一下子拉长了不少。不过大家讲的好多鬼故事,多是的谈资,供人一笑。就在大家都不说了时,同事周姨放下饭碗,平静地说:“你们说的这些,好多都很假,不过,迷信的话题本身就虚的很。我呢,倒是真的经历了一件事,到现在我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周姨临近退休,在单位是出了名的诚实的人,她给大家的印象是,从来不说假话。所以,刚才大家笑过之后,倒认真听起她的故事来。周姨讲的是她丈夫杨富贵去世前,她回老家发生的事:

  我家老杨得病以后,他自己也知道活不久了。但求生的非常强烈,我们想尽了办法,经历了所有的异想天开和撕心裂肺。而对家里,只说他是普通的病。最后,医生把我叫去,好言相劝,叫我把他弄回家,可是我不同意。回病房,对老杨说,哪怕死,咱也死在医院。老杨听了,紧紧拉着我的手。但这时候,我知道,我得给他准备后事了,就叫孩子们照看他,我回老家,给他选墓地。其实也不用怎么选,我们杨家坟地是个向阳背风的山坡,风水好着呢。可问题是,我家老爷爷老奶奶(指公婆)还活着,两个老人的墓地还要事先留着,才能安排老杨的。长辈的墓地在后边,这是我们豫南的丧葬习俗。老杨的病,只有我和孩子们知道,对二老肯定要暂时隐瞒。但他们迟早是要知道的,那样给他们的打击也太大了。我想,回老家后,先试探二老一下吧。

  谁知回到老家,二老就给了我一个下马威:他们一边一个,一人紧紧拉着我一只手,恳切地望着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就是不落下来。我尽量压抑着悲痛,假装平静地问他们怎么了?公公气恼地说:“都这时候了,你就别瞒我们了!”我难过之余,又有些吃惊,问他们怎么知道?二老这才把他们这几个月来的经历讲给我听。

  原来,六个多月前的农历三月底(农村人爱用农历),一天夜晚,二老在村里邻居家玩后回家。我老家就只是两个老人在家住着,平时我们没事就回去看看他们。家前边是平地,他们从邻居家拐到自家门前那片平地,借着院子灯泡的微光,就可以看见自家大门。大门没关,农村人短暂外出多不关大门。夜里,那大门就是个更黑的门洞。忽然,他们看见一个身影,慢慢从黑黑的大门洞里走出来。逆着光,看不清那人的脸,那人身材不高,挺着肚子,西装没扣,头发向后梳,那慢慢走路的样子,他们太熟悉了,这,不就是儿子富贵吗?二老对视了一眼,公公小声对婆婆说:“富贵什么时候回来了?”婆婆就叫:“富贵,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谁知那个“富贵”并不理睬他们,依旧慢慢向西走,走到西边邻居家门前附近了。见儿子不理,公公也叫了一声:“富贵,你妈叫你呢。”可富贵走到邻居家门前,就不见了!二老也机敏,连忙回家拿了手电筒,出来向西一照,没人!他们不死心,继续把周围几家门前屋后找找,依旧是:没人!二老越发疑心,继续找,忽然一道剌眼的摩托的灯光传来,接着是摩托的马达声,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过来,走近一看,是本家一个侄子,叫杨明礼,从外面回来。公公连忙问:“明礼,刚才你看见你富贵大伯了吗?”明礼说:“没看见啊?二爷,你和二奶是不是想我富贵大伯了啊?”公公说:“明礼,刚才我和你二奶亲眼看见,你富贵大伯,从大门里走出来的,你帮我们找找吧。”明礼不敢怠慢,骑着摩托在附近找一圈,也没找着。听到声音的几家邻居也陆续出来,听了情况,帮着把附近找找,依旧是没有!就那么大的地方,后面就这一条回村的土路,西边是田野,手电筒一照,就可看清,他也走不了那么快。邻居有的说,是不是看花了?有的说,或许是别人?但二位老人心里最清楚,事情没那么简单,但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两位老人看见富贵回来的事,在村里就传开了。

  后来,本家一个懂阴阳的侄子叫杨明权,悄悄对公公说了一些话,让二老心里更不是滋味。他说:“二爷二奶,我不是想惹你二老不高兴,这是不好的征兆啊。看到亲人进屋,那个人就会有大灾;看见亲人从家里出来,更不好……”怎么不好,明权没明说,二老曾听过不少人说过这种现象,心里也清楚。我才明白,那段时间,二老经常来我单位,原来是怕富贵不好。

  后来,公婆又遇到一些莫明其妙的事。那年五月份,一天,公公婆婆早晨起来,怎么也找不到各自的牙刷了,他们找了一早晨,就是找不着。奇怪,昨天还用了,就放在卫生间那个台子上的,怎么会不见了?公公只好去街上再买二只回来用。当时也没在意。怪事是第二天早晨。婆婆早晨起来,开门一看,客厅大门前的铺门石上,赫然是两人昨天死活也找不着的牙刷,放在他们常用的那两塑料杯子里,一个里边一只,整齐地放在那儿,婆婆叫来公公,公公看后,连忙来到卫生间,只见昨天新买的那两只搁在台子上!要说这是谁开玩笑搞恶作剧,也就罢了。可问题是,一,公婆说,我们老杨小时候曾经常开这样的玩笑;二,他们家院墙高,大门牢实,谁也进不去呀。三,就算这是谁开玩笑,开多了也无聊吧,因为公婆以后又接连几次遭遇到自家的物品自己会移动的事!先是牙刷,后来是大些的器物,例如,公公把自己用的茶壶放在床头柜上,第二天一早,没了!那壶竟然在客厅茶几上!再后来,是农具,明明头一天晚上,把刚用过的铁锨放在厢房门后,第二天呢,那把铁锨竟然在门楼的墙边立着!二位老人形容,好像家里有个看不见的“人”,时不时地把自己放好的东西挪动一下。他们也曾向我说起这些个怪事,我的解释是:他们里肯定有一个人患有梦游症,自己还不知道;另一个呢,瞌睡大,没看见。我这样一解释,他们真就信了。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我的解释错了!

  我回去的那天夜晚,就睡在西边的卧室,那是我和老杨结婚时的新房。公婆就在东边的那个卧室。那天,公公把放在屋顶上的花生拿些下来,炒了给我吃。他搬来梯子上屋顶,我觉得危险,不让他上,说我上去拿,他不肯,硬是坚持自己上去拿。把花生放在高处晒,是防止猪吃。公公拿了花生后,那个木梯子就放在我卧室窗外,靠墙立着。

  那个夜晚,我怎么也睡不着,心里老是像有事一般。睡不着,感觉就格外敏锐。半夜时分,忽然听见窗外有轻微的响声,像是谁在挪东西,木头拖在地面上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开始我也没在意,一会那声音大了一些。我的床就在南边大窗子下,就轻轻从床上坐起来,脸贴着窗户玻璃向外看。结果,我看到了我这一生都忘不了的景象!

  窗外也是一团黑,不过比屋里亮点,外面毕竟有微弱的星光。窗外很静,没什么动静。正在我放松心情时,忽然刚才那声音又传来;我看见窗外立在墙边的那只小木梯,忽然移动了一下!我以为眼睛看花了,就专门盯着那梯子,梯子又不动了。我正准备看看院子别处时,忽然那只木梯又移动起来!木梯下面拖在水泥地面上,那声音和刚才的一样。这也太奇怪了,怎么可能呢?顿时,恐惧、惊奇紧紧攫住了我,让我不敢动弹,不敢出声,只紧紧盯着那只怪异的梯子。那只梯子又不动了,我也不敢动,依旧盯着那儿不动。忽然,那只该死的木梯一下子长长地移动起来,一直挪到西厢房前,在屋沿前立好,不动了!好像有个看不见的人,拖着那只梯子向前,停一会,又向前,直到移到西厢房沿那儿!那以后,我一直没睡着,心里的滋味,大家可想而知。我想到我和老杨结婚这几十年的点点滴滴。我们婚后的第二天,老杨——那时还是小杨——搬着这只小木梯,爬上西厢房顶,拿些晒好的花生炒给我吃;儿子平平出生后,他搬来那小木梯,上门楼棚顶上拿些绳子拴在院子树上晒尿布;他还把公婆收回来的板栗用梯子放屋顶上晒……

  第二天早晨,婆婆可能看见我脸色不好,问我怎么了,我摇摇头,问公公:“爸,你昨天把这只梯子放在哪儿的?”两个老人互相疑惑地看了一眼。我就把昨天夜晚看到的景象对他们说了。当公公看到那只梯子真的在西厢房房沿前时,惊骇得嘴巴都合不上了,二老的眼里全是惊恐。

  我心里明白,他们把这些怪事与老杨的运气联系起来了,所以才在我回家时有那样的反应。我尽量平静下来,反过来安慰他们,说:“爸,妈,你们也别怕。纵使是富贵不好,不也还有我,还有我们的平平和安安,还有平平的姑妈姑爹吗?你们都快有曾孙子了,不用怕!”两个老人那时的绝望的神情,真让人心疼。

  我们都是受过多年教育的人,这样的违反自然科学规律的事,我从来没对谁说起过。再说,任何事都不能走极端,一极端,人家也不信。灵异的事也是这样。因为太离奇,我才从没对别人说过。你们要觉得我是骗你们,我都快退休了,骗你们干吗呢?再者说,我要是说假话,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

  周姨说完她的故事,大家好半天没有说话。安静的周姨,竟然是这么坚强,这么孝顺的人。同时,大家又想到一点别的,仿佛自己的头顶上,笼罩着另一个世界。冥冥之中,有一些以前从未认识到的东西,还要再认识。

  遇到梯子移动或是别的什么移动,可以用红绳子把移动物体绑上。或者用蜡烛的火苗对着移动物体,就会没事的

  人有三魂七魄,那次看见的老杨恐怕就是他的魂了,这种情况当事人是不知道的,据说一个人的大限将至,他的魂魄会去生前留恋的地方转一转。看到这种情况可能预示着这个人就要走了。

  人不是有三魂七魄吗,可能是某一魂魄离开身体回到家了,至于说移动物体,那是属于一种未知的力量,(看过一个电视节目叫超能人类大搜索,一个外国的年轻人,可以用手隔空移动轻小的物体,专家研究过,还没法得出结论,)

  科学和信仰并不是敌人,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理解一切真理。因此,教会让他们停下来,放慢脚步、思考、等待,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落后。可无知的究竟是谁?是那个不能解释闪电成因的人?还是那个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伟大力量的人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