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半夜孩子还替身的经历

  慢慢长大了,开始听说周围的一些灵异或者看疫病的经历和事件,我的胆子很小,我一般是不会去主动去听这些的,听了当晚一定是睡不着的。

  嫁人后,我知道我公婆家里供着家仙,我公公很相信这些,我老公和我不太信,年轻人一般很少碰见疫病的,碰见的话也都是有因果的,自从我们有了孩子后,我们对孩子很上心,有的事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要对孩子好的,我们都是会去尽力配合做的,这个事发生在孩子两周零五个月的时候。

  很平常的一个下午,我们下班了,在婆婆家吃晚饭,我公公回来脸色有些不好看,跟我们说,咱们家家仙跟白奶奶说,咱们家的宝宝是童男子,是从南山上来的,5月份如果不还替身的话,孩子有大灾难。

  这里说下白奶奶,我们家的家仙是从我公公的父母那里接过来的,具体更久以前就无法追溯的了,他们活着的时候每年都会请僧人来家里吃斋念佛的,会连续一个月时间,其中的僧人说,我家公公是仙体,与佛有缘,所以我公公从小应该就很相信这些的,也就是为啥会承接继续供奉家仙的原因,说的有点远了,说白奶奶,我公公是跑出租车的,周围认识的人很多,其中有个老顾客,总是做他的车,这个老顾客我们都叫她五姨,这个五姨家也是供家仙的,白应该是个刺猬仙,五姨是个出马仙,年轻时候因为这个挣了挺多钱的,后来不怎么干了,但是没放下,我家公公说能跟这个白奶奶能说上话,这个令我听不可思议的,我至今也不是很相信,我家儿子要还童子的事情,是我们家的家仙跟白奶奶说了之后,白奶奶跟我家公公说的,事情听着很复杂的样子,都是听我公公说的。

  咱们言归正传,我们听了公公的话开始是不太接受的,因为我们周围的没有发生过,不相信,但是孩子确实在这一个月内出现了很多的情况,比如很频繁的磕碰,最厉害的一次是直接磕到茶几的角上牙齿都磕黑了,到现在里面也不是白的,有点瘀血,发黑,我们也觉得孩子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看看也伤害不了孩子,对孩子好就看看吧。

  于是转天我公公就去问白奶奶需要什么东西了,具体需要什么我没问,我就配合就好了,当天吃饭时候我公公说今天晚上你可能会听见动静,也许听不见,怕我胆子小,会害怕,跟我说别害怕,都是自己家的神仙,我说您还不如不说了,我半夜睡觉沉,发觉不了的,一告诉我我反而害怕了,一般胆子小的人月害怕就越想知道,我就百度了些还替身的,人家都没说半夜有动静的啊,行啊,我睡觉沉,也许就听不见了,我公公只嘱咐我弄着孩子早睡,我老公很壮实,我们家的大床是我跟我儿子睡的,他嫌挤,一直去小卧室里睡觉的,今天我还特地让他陪我作伴,我踏实些,就这样我就九点钟睡下了,直到半夜两点时候都睡的很香······

  半夜我忽然就醒了,外面听见狗叫,很多狗在叫,住楼房小区的狗很少见的,不知道哪里来的狗,我打开手机看看时间两点,本来想上厕所的,感觉身体不能动了,被什么压住了,我脑子忽然就想起公公说有动静的事情,太害怕了,闭着眼睛不敢出声,我老公睡的很踏实,我孩子没什么,过了五分钟的样了,我们家窗户响了一声,然后我家柜子也响了一声,我心里害怕,但是动不了,脑子清醒,这时候我家孩子翻来覆去的翻身,我觉的就是在挣扎一样,动作太频繁了,就这样挣扎十分钟,平静了,然后外面一声鸡叫了,我都是不知道哪里来的鸡叫,我就感觉我身体一轻,我能动了,我立马叫了我老公,我老公什么都不知道,我真是想骂他,关键时候不顶用,太吓人了,我实在想去厕所了,害怕也得去啊,打开灯看看表两点一刻,我回来躺在床上不害怕了,感觉很平静了,于是继续睡觉了。我转天就告诉我公公我的经历,我公公说这是连心,别人感觉不到。

  我们后来买东西去拜访五姨了,听公公说还替身时,帮还的出马仙很辛苦的,于是我们就买东西去了,她讲了些那天晚上的事,说是去我家时候童子是不肯走的,后来他们对峙打骂了,才离开的,我对这些都不懂,感觉很神奇,但是当晚的感受那是很真实的,我们家孩子现在很少磕碰了,很活泼快乐。

  我怀孕时候做过一个梦,是关于我们家孩子的,有时间跟大家分享吧,其实的缘分很深的········

  很喜欢你的文章,每一篇都在看,希望你继续更新,还完了,我觉得你比我们懂的很多,如果对于这件事有什么更好的建议,欢迎提出,我希望他能平安一生

  我也很惊奇,平时都是听别人说类似的事,感觉离自己很远,亲身亲身经历了,才知道,真害怕啊

  科学和信仰并不是敌人,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理解一切真理。因此,教会让他们停下来,放慢脚步、思考、等待,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落后。可无知的究竟是谁?是那个不能解释闪电成因的人?还是那个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伟大力量的人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