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灵异事件 >

从初中开始,只要是做梦就做恶梦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这个网站,看了很多大家分享的事情,让我觉得自己不算是个另类,所以想写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分。

  我是94年生的,对于我自己,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出生。我爸妈说我是外头捡回来的,那个年代南方重男轻女,满大街都有人扔女婴捡个孩子回去也不稀奇。但是呢,我有两个哥哥,家境也不富裕,讲道理我父母当年是没有理由把我捡回家养的。而且我小时候并不是和我爸妈一起生活的,我大姨说我被寄养过很多户人家,最后一户人家因为我,被去探望我的外婆和大姨给发现了,那个时候我大姨因为做卖猪肉营生,家庭情况不错,就和我妈妈商量把我带回去养了。后续的事情我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后面我姨丈爱赌,输光了房子,我大姨把我送回了我爸妈的身边。

  我爸妈从小就一直和我说我是外头捡回来的,对于这个事,我内心其实没有非常大的震动,相反我很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家里事其实没啥能说的,我的改变主要的从我家搬到新家开始。那个时候,我才六年级吧,我爸妈商量买独栋的房子,毕竟我家那个时候就两层,二楼是家里人睡觉的,一家五口都睡在一起,我妈妈觉得我长大了,不能再兄妹一起睡,我哥哥们一个大我4岁,一个大我2岁。

  新家很快就确定好了,家庭条件有限,但还是买了一个三层的独栋。这房子说来也有趣,在我们县城最繁华的商业街后面,七拐八拐的一个巷子的最末端。巷子很小,只能自行车牵出去那么大的地方,巷子的尽头就是我家。所以一楼光线很暗,也比较阴凉。我搬过去的第一晚就做了噩梦,第二天我就和妈说,我说我梦到家里邻居都关了灯,只有我们家门挂着的天灯亮着(父母非常信佛),我从门口望向巷子外,发现有个带着白色面具的人一直和我招手,天很暗,但是白色很扎眼,然后你一直在一楼客厅对我喊叫我不要过去。我妈当时就骂我胡思乱想,让我晚上早点睡啥啥啥的。

  从那天开始,我就经常做恶梦,很多时候都记不起来内容,但是我直觉不是什么好梦。再然后,我的黑圆圈一直加重,精神也不是很好,我爸妈说我没有一点青少年该有的样子。就这样我升上了初中,初中只有一个梦,我记得超级清晰。梦是发生在我家里,我的房间在二楼,二楼门口有个阳台,我梦见我的初中同学围在一起坐在阳台上,似乎在打扑克牌,我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拿着自己各自的一寸黑白照在打牌,当时我就吓醒了,第二天我就和我妈说了这个梦。估计是我做梦的频率太高了,我妈给我塞了一张小卡片,我还记得上面画了一个道长模样的人,写着张天师。我妈让我随身带着。放学回家后,发现二楼房间门口也挂着一个张天师的画像。

  渐渐的我做梦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哥哥们陆续去念了大学,父母忙于生计,很多时候家里就剩我一个人。只要晚上我没能及时入睡,我总会觉得二楼的有人在或者是说有什么东西在,我不清楚,我甚至能听到我哥哥们的床嘎吱嘎吱的声音,就像有人在床上睡觉翻身(二楼是个大房间,我爸妈给我隔了个小房间,我房门外是哥哥房间)。

  实话实说,次数多了,搞的我精神很差,到后面就变得很难入睡。我开始通宵,确保第二天晚上能睡得着。对于刚上高中的我来说真的太痛苦了。在我高考的前一天,我奶奶去世了,我家里人也没有瞒着我,当天就和我说了。我奶奶住在乡下,之前生病半身不遂,我父母主张接到县城由我家来照顾,县城医疗交通也比乡下好。一开始是同意的,我奶奶也过来住了一阵子,一直和我说等我读大学,就给我200块红包,她藏了很久。不过乡下人爱嚼舌根,我爸爸是最小的儿子,就说我大伯二伯不孝啥的,竟然让小儿子去照顾。

  经不起乡下的风言风语,我两个伯伯就死活要接回去,我奶奶回去那天隔着车窗就哭了,我和她说别哭啊,回去一下,改天再给你接回家了,我奶奶说她可能回不来了。我没放心上,觉得我奶奶只是觉得我家有人多热闹舍不得,她去乡下就一个人生活。但是回去还不到一个月吧,我奶奶就去世了,临终前几天她和我姑姑说她死都不会放过我大伯母和我二伯母,其实也很简单,我两个伯母刻薄她。我奶奶是6号凌晨2点多去世的,我大伯发现了,然后接着睡了,一直到早上七八点才通知了各个亲戚。这个时间乌龙,还是大师作法时揭露出来的,那个大师一直质问我大伯时间,他觉得时间不对,不是七八点过世的,我大伯才说了真的时间。

  参加完葬礼,我妈妈就去收拾我的书包校服啥的,她习惯手洗衣服,就突然喊我说在我的书包里找到200块钱,问我哪来的。我当时就懵了,说我不知道啊。我爸说不会是她奶奶走之前塞她书包里的吧,我妈觉得我爸说的有道理,毕竟我有钱早就拿去吃吃喝喝了。下葬之后应该是头七吧,亲戚那边的安排是我爸爸三兄弟轮流供奉,不记得是头七的哪一晚,我做了个梦。梦里我回到了我奶奶生前住的房子里,我知道我奶奶去世了,但是我一点也不害怕,我觉得我奶奶不会害我,我就走到后面的灵堂,看到我奶奶的遗照。就在这时候,奶奶的遗照突然开始说话,一直叫着我爸爸的名字,说她饿了,要吃饭。醒来我就下楼了,我爸妈还问我怎么起的这么早,我就把我做的梦和他们说了一遍,我爸妈很信这些,我爸当时就骑车去了乡下,后来打电话和我妈说,灵堂没有供奉东西。那天轮到我大伯的,但是灵堂空空如也,我妈就很着急,让我爸赶紧就近买点东西供奉起来。这件事后的第二晚,我又梦到了我奶奶,她一直和我念叨说我妈身体不好,她藏了好东西给我妈补身体,要我去拿回家。第二天,我爸就在我奶奶挂在房梁上的篮子里找到一袋桂圆干。这大概是我做过最好的两个梦了吧。

  之后我高考成绩出来了,很不理想,我爸妈对我非常的失望。我父母对教育看的很重,因此长达一周没给我做饭吃,对我爱理不理,我也接受不了自己的成绩,每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我从88斤一口气瘦到76斤,有一天很难受,我下楼想喝水,直接在一楼晕过去了。我外婆健在,每天早上都会溜达到我家,我晕过去的时候她刚好要进门,我记得她一直对我说,有人叫你名字别回答这句话,其实我那个时候意识很模糊,只能听到我外婆的这句话。我外公在我高二的时候去世的,没啥特别,去世的时候大家都在, 我妈妈这边的兄妹都很孝顺包括我们这个孙辈。

  关于我外公,我只做过两次梦,一次是家族聚会,他突然抱着个男婴出现交给了我大姨的女儿,那个时候我大姨的女儿刚好二胎,头胎是个女儿。我和我大姨说了,我阿姨很开心,说是不是你外公说你表姐这胎会是个男孩。果真,我表姐二胎生了个男孩。第二次比较难受,梦到我坐在一辆公交上,我外公突然牵着一个四五岁的男孩就出现了,但是公交车关门启动了。我知道自己在梦里,我最厌恶的一点就是我做梦的时候,我都知道自己在做梦,但是没办法挣脱。我从公交的末尾跑到最前面,我拍着窗户哭着喊我外公,我让司机停车,说还有人要上车,司机没有脸只有黑黑的一个洞,但是车子还是停了,车门也开了,不过我外公没有上来,他把牵着的孩子推上车的时候车门就关闭了,再然后我醒了,脸上全是眼泪。这件事,我没和我爸妈说,因为我觉得不是啥好事,不过我和我大哥说了,他说你知道吗,外公和外婆的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后面夭折了。

  进了大学,估计是氛围问题吧,人多,基本上就不怎么做梦。能清晰记起来就是,对面五号楼有个学长突然猝死,正对我们八号楼。那晚上,我一直处于鬼压床的状态,动不了,就意识还在,我觉得有什么东西趴在我床边盯着我看,我让自己尽量无视它。没过一会,我听见了有东西走上楼梯的声音(宿舍是下桌,要上一个小楼梯),我能清晰的看到一个黑影在我床尾,一副就要爬的姿态,我感觉自己手脚都凉了,我又怕又生气还很烦,我觉得自己好背,全宿舍都在,就我遇到这事。我努力让自己闭上眼睛,让自己意识涣散,我当时想能晕过去多好。不过那个影子一直就在床尾,没有什么挪动的迹象,我在高度紧张的下很疲惫,就真的有点要晕过去的感觉,很微妙的是在失去意识前,我似乎听到我外公和我奶奶的声音和我说话。我第二天就打电话和我妈说了这件事,我妈说是两位老人在天之灵保佑了我,让我下次放假回家去拜一拜他们。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转眼就毕业了。出了社会开始工作,我已经习惯了做恶梦这件事,我会在梦里不断的暗示自己这是个梦,醒过来就好了。也可能是这样的自我暗示,导致我后面做梦夸张的时候就一直处于梦中梦的状态,我能在梦里重复醒来很多次但是依然在梦中,讲真的这让我很疲倦,特别是这个梦过于恐怖的时候,梦里产生的恐惧和绝望几乎榨干了我所有的泪水。我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继续,我也不清楚自己能不能脱离这种状态,唯一值得庆幸,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就是我已经习惯了这种事,这种频繁的恶梦和现实的交叉,我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会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不过到时候再说呗。

  你一定要念《地藏菩萨本愿经》啊,能跟着视频学着念楞严咒更好,决定能帮到你,刚开始不熟悉跟着网上视频念也行,心诚恭敬地念,噩梦一定会远离你的。祝你越来越幸福,阿弥陀佛。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