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猎奇八卦 >

二舅走了

  母亲出生于1941年,出生就是八路军,因为姥爷是八路,母亲出生在部队上,从小受党教育,绝对不信任何鬼神之说,二舅也是从小在部队保小上学,对任何灵异事件都是嗤之以鼻的。然而这件事却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事件发生于1997年夏天的青岛,我的二舅肝硬化晚期,快要挂了。母亲去看望他,这是母亲最后一个兄弟姐妹了。 二舅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家人在为他准备后事,最令人放心不下的是二舅的墓地没有着落。

  青岛是寸金之地,活人都没地方住,别说给死人留地方了,就算是半平方米的墓地,恐怕市长都批不下来。所以二舅一直都没闭上眼,就等的是这间阴宅。

  母亲陪同着二舅,有一搭无一搭地应付着二舅的“胡言乱语”,一天吃过午饭,二舅醒过来了,高兴地告诉母亲:“房子批下来了,地儿不大。”稍微沉吟了一下,又说道:“还给配了个丫鬟,是个女的,岁数不大,长得不好看……”云云。

  下午17:30,表哥骑着“胯子”摩托车来了,兴冲冲地拿着一张汗津津的纸,上面盖着红杠杠的大印:“墓地终于批下来了,真TM不容易!”母亲当时就愣住了,看看二舅,又看看侄子手里的批件,傻了——二舅中午就知道批下来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二舅咽气了,过了头七,家人抱着烧成灰的二舅去下葬,进墓地时看到前边一家人刚刚办完骨灰安葬仪式,哭哭啼啼地往外走。家里人忙着给二舅下葬,谁也没注意其他人的情况,只是觉得二舅的墓地很小,只有大约0.8平米左右,旁边还抠出一个0.3平米左右的小墓地,也是一个新坟,刚刚安装上的墓碑,墓碑上有照片,是个女的,大概30多岁,长得确实不怎么样……

  母亲是八路军的家属,从小就在鲁南军区的保小随军,从胎教就是主义思想,绝对没有任何鬼神等封建迷信的熏陶,从这以后,母亲再也不反对我谈论怪力乱神了。

  上述发表的灵异事件是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真实事件,都有据可查。 我表哥现在还在青岛市,当年是延安二路派出所副所长,我表姐当时是台东区人民法院审判长,表姐夫是台东区交通大队的副大队长。在青岛都是通天的人物,现在更是不得了。所以才能搞到一块墓地。 二舅去世后,与表哥家就疏远了,现在也不知道他们的官儿升到什么地步了。

  审判长可不是固定的官,看来你是不懂法官是怎么回事,审判长不是官,因为负责每个案子审判的主审法官就叫审判长,这个案子他是审判长,下个案子他就不一定是了,可能跟他一起判案的另一个人就是审判长了。

  这个是没有问题的,我要表达的是:这些人都是在社会上比较有权势、有丰厚资源的人,不是寻常百姓。

  以一个医生的名誉担保,这是一个真实的事件。我母亲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她在娘胎里就是八路军战士。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