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猎奇八卦 >

春秋无情只余殇,黄泉有泪夜凝霜。

  一对漂泊外乡谋生路的年轻情侣因为不知所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吵了起来,女一气之下摔门而出,男不曾追出门,只是拿出兜里的烟一根接着一根的吸了起来。

  时间悄然的流淌在两人吵架后悔痛参半的氛围里,男拿出手机发现时间已经到了二十三点五十几分,可自己深爱的人离开已经接近两个小时却依旧没有回来,他开始自责起来,自己为什么不让着她,让她一人在冰天雪地里待了那么久。

  他立马拨通了她的电话,“嘟…嘟…嘟”“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他以为她还在生气不愿接自己的电话,于是他发消息“亲爱的,我错了,以后再也不和你吵架,你说啥我听啥,你在哪,我去接你”,,,过了一分钟,手机依旧没有反应。男灭了烟头急忙往门口走去。

  就在他即将碰到把手时,手机响了,“我去闺蜜家了,别担心,你睡吧。我爱你”,男长出一口气,想了想以前吵架女也是去找闺蜜过夜,也就没在意,加上一天劳累,他洗洗就睡了。

  男做梦了,他梦到紧闭的房门悄然滑开,微光里,一张惨白却清美的脸模糊可见,正是他的爱人。她飘到他的床边,那无喜无悲,惨白冰冷的脸流下两行血泪,血泪嘀嗒,她牵起他的手,久久摩挲,这时他感觉到梦中那股如冰的寒冷太真实,眉头皱了皱,却并没有醒过来。她轻轻的放下了他的手,轻轻吻了他的唇,身影渐渐虚幻消失。

  次日六点半,男起床无精打采的在厕所洗漱着,突然他看了眼镜子里的自己,自己的脸色惨白,嘴唇有一个唇形的黑印,手中水杯掉落,他伸手发现自己的右手也黑紫一片,他凝固了下来。他想起了昨晚的梦,他充进卧室,发现自己床边的地板黑了一,他失控般的拿起手机,拨通她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他颤抖着身子,拨通她闺蜜的电话“喂,这么早打电话干嘛?是她有事吗?有事也叫她待会儿说,我再睡会儿”说罢,男的电话里再无声音。

  躺在解剖床上的那个挚爱的她,依旧那么美丽,只是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男蹬蹬的推后几步,浑身抽搐着,却没有哭。终于他倒下了。

  “特别报道:今天早晨八点左右,有市民在XX工厂后的排水沟里发现一具赤裸女尸,经附近监控视屏显示,犯罪嫌疑人于昨晚二十二点九分从x大道开车至此抛尸。进一步消息正在持续跟进中。。。。。。”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死亡时间大约在昨夜二十二点左右,死因为窒息,目前犯罪嫌疑人Y某等四人潜逃,警方正在全力追捕中。。。”

  又是一个万籁俱寂的寒雪深夜,男站在顶楼的护栏外,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颤抖的身躯,那泪湿的香烟散发着无尽的酸涩和窒息。

  刹那间,男朦胧的泪眼前出现了她,她依旧那么美丽,没有苍白,没有血泪,没有冰冷,她笑得那么温暖。男闭上了充满血丝疲惫而又空洞的眼,旋即睁开,走向了她,此时他嘴角掀起一丝弧度,眼中充满了宠爱和解脱,

  科学和信仰并不是敌人,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理解一切真理。因此,教会让他们停下来,放慢脚步、思考、等待,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落后。可无知的究竟是谁?是那个不能解释闪电成因的人?还是那个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伟大力量的人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