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奇谈 >

农村诡事八(梦异)

  话说像刘五爷这种职业跑生活的人,是不分季节的,一年四季的在外漂着。赶上离家近的时候,就当天去当天回,如果走远了,甚至十天半月的回不了家。赶上大镇子就找个店住下,当时不像现在,根本没有什么旅馆。都叫大车店,一排房子,一间大屋,火炕是一个整个通铺,住店的人躺一排。这种价格便宜,而且又暖和,是赶集跑生活的人们,最好的落脚点。

  话说刘五爷已经在外漂了半个月了。大大小小的村落走了不下几十个。这天来到了一个镇子,已经是下午了。眼看着天就要黑了,五爷赶紧找了个大车店。

  安顿下来之后,五爷顺便找了个小饭馆,胡乱着吃了一碗面条,喝了一壶烧酒。等回到大车店以后,里面已经好多人了。大家聚到一起,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不同的行业不同的境遇,都在仨一群俩一伙得闲聊。五爷觉得身子很乏,再加上喝了一壶烧酒,就靠在大通铺最里面的位置躺下。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就觉得门口的木门开了,夹杂着外面的风,吹的门帘呼啦啦的响,这时就看有个人撩开了门帘,走了进来。

  只见这个人的打扮,就像从年画儿里出来的一样,看着也就二十几岁的样子。头上匝着发鬓,一条深红色的发带自然的顺着鬓角垂下,一对浓眉之下是炯炯有神的眼睛,仔细一看,这个人的眉宇之间有一个黑痣,十分的醒目。身披一套暗红的大袄,整个人往那一站,显得及其富贵。

  刘五爷被眼前情景整的一头雾水,这个不像现实社会里的人的出现,本身就十分的不解,再加上对方称自己为恩公,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往地上一看,什么人也没有,门也关的很严实,屋里除了酣鼻声,没有一点声音。这个梦太奇怪了,就像真的一样。五爷莫名其妙的摇了摇头,就又躺下了。

  当刘五爷抻了个懒腰起来之后,屋里的人已经都了。五爷结了房费,收拾好行头,就离开了大车店。

  刘五爷打算吃点早点,就顺着街道一直走,突然看着前边围了一圈的人,好像在看什么热闹。五爷也上前打算看看什么事。

  当来到跟前儿,就看着人群之中围着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十多岁的样子,光着脚脏兮兮的,蹲在地上,只见孩子的两腿之间有一个木桶,里乘着半桶水,细看水里有一条鱼。

  这条鱼可不一般,个头儿十分大,通体红色,长长的鱼须在水里忽隐忽现,宽宽的鳍摆左右忽闪儿着,煞是好看。当时人群中就有人认出来了,这是一条锦鲤!

  这时人群里挤进一个人,大声说:“小家伙,我要了,这么大的鱼够我炖两顿的。”说着就从兜里掏出十五块钱,递给小孩。

  这时刘五爷又扫了一眼木桶里的鱼,看到在鱼眼睛的上方,有一块指甲般大小的黑色印记,长的十分诡异。看到之后   刘五爷突然想起昨晚做的梦,怎么这么巧合?难道这个梦跟这个鱼有关系。

  这个孩子听了咧开嘴就笑了,“行,行,就卖给你了!”说着一把就接过了钱,木桶都一起给了刘五爷。

  五爷拎着木桶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之下离开了人群。然后奔直走向村边的大河,到了河边,五爷把鱼倒进了大河里,自言自语道:“无论是不是跟梦有关系,我也把你放归自然。”只见那条大鱼到了河里之后,在河边久久的徘徊不肯离去,五爷看到这个情景就说:“走吧,走吧。”这时这条鱼一甩尾巴,消失在河水里。

  听五爷说完这个故事,确实让人感觉不可思议,有些梦确实能够预示着什么。人们常说:梦牛是财,梦驴是鬼,梦到马有书信来。而我们经常讲的托梦,就是异梦的一种,这种梦是死去之人带给阳间活着人的梦,比如想跟阳间的人有某种事情交代,但是本身已经死去了,鬼魂不能随便的出现,怕惊吓到阳间的人,就通过梦这种载体来表达它的意思。

  这种事,我就亲身遇到过,那还是我奶奶去世时发生的。奶奶一辈子贫苦,我有两个叔叔,三个姑姑,拉扯这么多孩子长大,确实不容易。当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之后,奶奶也已经老态龙钟了。爷爷比奶奶早去世了几年,现在就剩奶奶一个人,由二叔赡养着。

  由于奶奶年轻时候落下风湿病,在她去世的前一年就已经不能走路了,一直卧病在床。在她病逝的头一天,已经是快不行了,所有的儿女都在身边,只有她最疼的二女儿,也就是我的二姑因为在外地,没有赶回来。

  不知不觉中就做了这样一个梦,梦到自己赶回了老家,刚走到二叔家大门口,就看到了我奶奶,此时发现她的病已经好了,腿也可以走路了,穿着一身崭新的衣服,满脸挂着笑容,她的身边站着我的爷爷,只见他们相互搀扶着,从二叔家的大门口出来,见到了二姑,奶奶边招手边说:“二闺女,你咋才回来啊,你看我都好了,爸接我去享福了。”说完就和爷爷一路向北走去。

  这时二姑一下就从梦里惊醒过来,就觉得这个梦来的十分蹊跷,因为那段时间通过电话知道奶奶情况不好,所以赶紧拿起电话,就给二叔打了过来。从电话里得知,奶奶刚咽气不大一会儿。

  奶奶这种去世属于喜丧,而前文提到过的暴丧,又是另一种境况。下文刘五爷会跟我讲一个关于暴丧,发生的恐怖而诡异的事。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