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奇谈 >

新聊斋:邻居

  王铃铃,北京众多上班族的一员,多年拼搏在燕郊付了首付,买了二居室的房。年轻时找对象,高不成低不就,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是单身,但她看得开。婚姻的事不将就,如今新买了房子,老了也无忧,借用秦岚的“子宫宣言”:我的子宫使不使用,关你什么事?

  周五下了班,她坐了两个小时的汽车来到新家。买的是二手房,有过简单装修,床、沙发、冰箱、空调等基本设施俱有。收拾一番,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她想到一个问题:没有枕头和被褥怎么睡觉?看来只能躺沙发对付一晚了。

  半夜时分,她口渴醒来,拿着空水杯准备去楼下售水机接水。出门时紧挨的那户邻居刚刚回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后面跟着一个小男孩。女人说:“你是这家的新租户吗?”王铃铃解释了一番,女人很是开心,说业主神龙见首不见尾,之前见到的都是各色的租户。短短一会儿的功夫,两人就如姐妹一般,胡女士邀请王铃铃作客,时间太晚,王铃铃婉言谢绝。

  胡女士又让王铃铃稍等,她带着小男孩回了屋,王铃铃隐约听到屋里有成年男子的声音。一时间,她不免羡慕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可惜她没有遇到对的人。胡女士拿着水壶出来:“女晚上的喝凉水不好,你用壶接了水回来烧一下。白天我们不在家,你走前将水壶放在门口就行,这东西也没人偷。”末了胡女士邀请王铃铃改日作客。

  王铃铃乘着电梯下楼,心里觉得暖暖的,有这样的好邻居,以后会少许多纷争。她低头看了看水壶,这水壶像是新买的没用多久,但上面却有一层灰尘。随即她又释然,人家胡女士常用的水壶自己还要使,当然要找一个用不到的。

  白天,王铃铃敲了敲胡女士的门,没人回应。深夜睡梦中,她隐约听到隔壁的开门声。周日傍晚回北京前,她将水壶放到了胡女士家门前。

  周五她再次来到燕郊的家,胡女士门前的水壶已然不见,想是胡女士收了。深夜时她听到了胡女士家开门的声音,她实在太困了便继续睡觉。白天她约了物业换卫生间的排风扇,无意提到胡女士一家常常深夜回来,物业师傅的手一抖,差点接错线。

  王铃铃敏锐地察觉到异样,物业师傅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你家隔壁的胡女士是湖南人,蛮有本事的,她出了大半的钱全款买下了房子。不幸的是,从老家回来的路上她男人疲劳驾驶,与对面驶来的大货车撞上了,他们夫妻二人连带上孩子全部命丧黄泉。我听住在栋楼里的住户说,经常半夜看到这一家三口的身影,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假王铃铃不知道,反正接下来的半年里,她没敢来新家居住,甚至动卖掉的心思。又一个周五,她鼓起勇气来到了新家,躺在床上难以入眠,直到隔壁胡女士家响起动静,她坐了起来,犹豫是不是做点什么。外面有人敲她的门,胡女士的声音传来:“王姐,对不起,给你添乱了。我们一家没有恶意,如果你害怕,我们假期就不回来了……”王铃铃走过去打开了门:“不!这是你们的家,怎么能因为我不让你们回家?”

  最初大纲的设想,是家人来拜望去世鬼魂时,家人告诉了主角鬼魂不散。后来改由物业来交代,结果出现漏洞,感谢你的提醒。

  科学和信仰并不是敌人,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理解一切真理。因此,教会让他们停下来,放慢脚步、思考、等待,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落后。可无知的究竟是谁?是那个不能解释闪电成因的人?还是那个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伟大力量的人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