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奇谈 >

鬼学 第三十七章 从「鬼医李保延」衍生的一些问题

  在「灵界的译者」一书中,作者索非亚花了很大的篇幅来叙述「李保延」大哥此人此事,一直到最后,李保延和他整个「灵医团」被宫庙中另一派人马悉数杀害剿灭,迄今作者一直无法和李保延连系,也不知他究竟何去何从?

  我认为李保延只是「鬼」,或者也可以称之为「鬼灵」,他有着相当程度的鬼通,依照作者在书中有关他看病、开药针灸的本事,如果作者完全诚实叙述,没有捏造和夸大其词的话,那么李保延的「鬼通」本事已经相当高超,以我个人的认知评比,他比全省各地神坛庙宇中所供奉的神明(一样是鬼啦!)至少八成以上还要高明,比起阳间的中医(甚至包括西医),他也算是堪称「名医」了;

  大家不妨想想;从头到尾,有那间神坛庙宇的「神明」能有这么有效的治病本事?不但可以药到病除,而且还能用针灸辅助,更重要的是他能分辨是体病?气弱或是恶鬼作祟所致,然后再对症下药或者只要把鬼赶出病外……尤其后面这本事,那就不是阳间的中医西医所能知晓和处理的了!

  不过,他有这么大的医疗知识和治病本领,为什么却一直待在「鬼界」呢?而且既然有玉皇大帝的敕令至凡间行医,为什么需要附在神像之中,从故乡浙江辗转来到新竹湖口,以保生大帝身分为人治病,后来却因为乡人改信妈祖,他竟然沦落到被弃置一旁无人闻问?一直到作者索非亚到新竹去找她爷爷(已过世),才能重起灶炉,咸鱼翻身呢(原书65页及注1)

  我不这么认为,因为他中途会遭到湖口乡民冷落弃置甚至最后会被「人」,玉皇大帝的面子还真的挂不住了,而且如果真的是玉皇大帝敕封,应该有天兵天将「随扈」吧?至少在结尾遇到危难时,也会出兵援救吧?

  所以,可见他不是玉皇大帝敕封,或者正如我之前一直主张的:根本没有玉皇大帝;至少民间所信仰供奉的玉皇大帝,香火和信众都不如三太子和一些什么这个那个的王爷公,看来,的民俗信仰根本没有尊卑长幼,一些根本没有「封神」的王爷居然大喇喇的打着「代天巡狩」的令旗四处招摇,还真的是「了!」,北海岸的十八王公阴庙竟然香火比隔邻有正式封神的「龙王庙」更鼎盛?难道鬼格会高过神格吗?

  当然不是!因为不论大庙小坛,供奉的全是「鬼」,都不是神,从佛、菩萨、三清道祖、玉皇大帝,母娘到最下阶的什么有应公、万善同,全是大大小小的鬼,反正大家都是山寨版的,就好像手里拎的是山寨版仿冒的樱桃包、棋盘包甚至爱马仕,就不用嘲笑别人手中仿冒的香奈儿包或CD包,而且品牌再响亮,只要是仿冒品,那就没有谁是对的谁是错的,大家也不用争排名了;

  无赖鬼假冒的三太子恶骑在假冒的玉帝头上撒尿拉屎,又怎样?不然你想怎样?如果假冒的玉帝年迈体衰,打不过假冒三太子的少年家,那也只有乖乖认栽,摸摸鼻子快闪吧!

  其二,那块翠玉令牌也很古怪,质地本身没有什么可疑,是上面的字:「李保延圣君大医之令」,如果这令牌或者名号真的是玉皇大帝钦命敕封的,那就错的离谱了;因为玉皇大帝又不是老糊涂,怎么会随便敕封一个「灵界名医」为『圣君』呢?而「大医」也很古怪?把名字摆在头衔封号前也很奇怪?我认为「玉旨敕封圣手神医李保延之令」应该比较通顺并合乎体制,不过把原书往后翻到第71页,那里由李保延写下的诗篇,内容是很有道理,但是,行文的遣词用字却非常不高明,可以说相当俚俗,很难想像一个「灵界神医」,又被作者夸赞医术神妙的,理应是饱读诗书、文笔流畅的才对;但是,显然不是如此,因此,那块翠玉令牌材质再珍贵,上面的名讳头衔却真的是有点不伦不类,所以我无法认同那是玉皇大帝所敕封领赐的。而且他说:「我奉玉帝之命至凡间行医,请帮我。」

  这点也奇怪之至,若是真话;既然奉的是玉帝之命,又有派令(令牌),地方的小神,从都城隍、县城隍(相当省长县长)到土地公(里长)不用列队迎接吗?怎么会需要附身在神像之中(所有附身神像的都是鬼,没有例外),还辗转来到新竹湖口(怎么需要「辗转」而不是调升呢?)这那像正式派令的神医或「医神」,根本就像古代「串街走江湖的郎中」或民间俗称的「赤脚仙仔」嘛?

  其三,在新竹湖口附在神像,以「保生大帝」的身分为乡民信众治病疗伤,以他后来与作者联手合作的情形来看,他精湛的医术应该会四乡哄传,名闻遐迩,甚至应接不暇而使自己及整间庙宇香火鼎盛的才对吧?怎么可能会混得潦倒落魄,最后被乡民冷落而弃之不顾呢?他自称是因为乡民改信妈祖之故,我看这里面大有文章;因为妈祖是海神,在早年的,信仰敬拜的鬼神,功能性是划分区隔的十分明确的,就假设以同一间庙宇如果同时供奉了「妈祖」和「保生大帝」,外加「关公」来比方好了!

  正常情况下,只是求保平安,那么善男信女会从外面的天公炉、主神、配祠神一一祭拜,这样才会心安,觉得没有「落钩」!但是如果是单一疑难要祈求保佑或解决,求财的和求主持正义的会拜「关公」,求舟车平安,尤其是讨海人要出海一定是拜「妈祖」的,如果家人生病了,那当然是求「保生大帝」赐药治病(书中附注说庙中原来是有药签供人求取的),这么明显的区隔,而且同在一庙,互相不会抢香火抢生意,怎么会混得不如「妈祖」呢?而且新竹湖口又不是什么大港,妈祖信仰不可能如其他讨海居民群聚的地区兴盛?而早年医疗系统落后又不完善,很多偏远地区根本找不到医生,有了病痛当然会先求神问卜,所以,像新竹湖口地区,李保延附身于「保生大帝」里应是香火鼎盛,全省各地都有信众慕名来求医才对,又怎么可能混得如此落魄?

  所以,我认为内情不单纯,绝不是李保延自称的这样,我愿意相信作者索非亚的诚信度,如果其他内容都是诚实叙述,她就没有必要在对李保延的身份上有所欺瞒;

  三、他自称祖上三代都是中医,后来他因为诊治瘟疫时自己也染病而亡,死时才28岁,想想;即使是家学渊源,要成为一位良医甚至名医,除了天资聪颖,熟读医书,精研药理,还要有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再加上中医是不分科的,所以有名的中医极少是青年才俊,最少都在五、六十岁以后才能名闻遐迩,而良医需要「仁心」还要「仁术」,单单有济世救人的「宏愿」是不够的,以他28岁之龄就过世,就算生前潜心钻研医书药理,甚至有祖传秘笈秘方,恐怕还不足让他成为名医圣手吧?

  四、承第三点的疑惑,他的抱负使命是「济世救人」,不是「医鬼」,所以对象当然是阳世的活人,在28岁的生前他诊治过多少活人不论,他死后变成鬼又如何来诊治活人呢?有人会欣然的「请鬼抓药单」吗?那么他的临床经验怎么累积出来的呢?他是在明朝死后就已经有现今的本领吗?还是当时就奉玉帝之令,可以附身在「保生大帝」神像上,并来到凡间帮活人治病,然后因此是几百年来都不曾投胎转世,一直逗留在阳世,并且因此而累积了数百年的临床治病经验,由此而医术精湛,成了鬼界「神医」?这样的推论也不太通哩;如果医术是这几百年累积的,那表示明朝以28岁英年过世时,医术应该还不怎么样,玉皇大帝怎么可能把「济世救人」的重责大任交给这样一个「毛头小鬼」呢?还领了块文词不通的翠玉大令牌帮他扬名立万?太不可能了吧?

  科学和信仰并不是敌人,科学只是太年轻,还不能理解一切真理。因此,教会让他们停下来,放慢脚步、思考、等待,所以他们认为我们落后。可无知的究竟是谁?是那个不能解释闪电成因的人?还是那个不懂得敬畏大自然的伟大力量的人呢?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