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奇谈 >

异人志 _ 中国灵异网

  “异人”姓田,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大伙儿都喊他老田。老田其貌不扬,长得又黑又瘦胡子拉碴,一双不大的三角眼倒是炯炯有神精光四射。老田常年穿一件如包了浆般看不出本色儿的旧军大衣,一条又缝又补不知几百年没换过的破牛仔裤,整天盘踞在表妹她们单位门口收废品。有时候谁有重体力活儿需要搭把手儿了,也会喊他过来帮忙。老田这人倒颇热心,干起活儿来也不惜力气。

  大家发现老田是“异人”,源于一个匪夷所思的预言。有一天大早晨起来上班,老田守在单位门口,神色紧张诚惶诚恐地对每一个经过的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说:“这些日子千万别穿白裙子,千万啊!爹生妈养的这么大不容易,可都千万别穿白色裙子听到没!”大伙儿觉得老田神神叨叨的有点瘆得慌,纷纷退避三舍绕着他走,谁也没把他的疯话当回事儿。

  然而就在老田“抽风儿”的第三天傍晚,有个酒后驾车的司机高速冲过单位门口,撞飞了一个过路的女青年,据说当场不治身亡。最让人头皮发麻心底发紧的是,那个被撞死的女青年竟然穿着一条白色长裙!

  这下单位里的小姑娘们可炸了窝了,纷纷跑去围拢了老田,无比崇拜地感谢他的“救命大恩”。可老田却一脸茫然地称听不懂姑娘们在说些什么,大家问起他三天前关于“白裙子”的预言时,老田居然失忆了一般根本不记得自己说过的话。尽管如此,老田还是凭借此事一战成名,成为表妹单位上上下下人尽皆知的“异人”。

  还有一次表妹晚上下班出来,看老田正百无聊赖地歪坐在马路牙子上整理废纸箱呢,就在这时一阵惊呼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表妹回头看时,只见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后头有个大姐在捶胸顿足地说自己的包被抢了。表妹下意识地瞟向老田,只见他伸出一个食指来,远远指着那台抢包的摩托车,嘴里小声念叨了一个字:“倒!”只听得哐啷一声巨响,表妹眼瞧着那辆摩托车瞬间失控,直直地栽进了花坛里,抢劫犯被一举擒获。

  由于是亲眼所见,表妹对老田的“特异功能”深信不疑,对老田的态度也愈发礼敬有加起来。这一天,表妹部门领导怀孕七个多月的老婆来她们单位办事,由于大家都传说老田是“异人”,这位领导就带着老婆去门口找老田,让他给看看腹中孩子是男是女。老田凝眸看了领导夫人好一会儿,深深叹了口气,始终不发一语。

  领导可着急了,不依不饶非让老田给断断不可。老田神情凝重地张了好几回嘴,终于下定决心般说道:“领导,您夫人怀的是个“劫煞”,一生一死是跑不了的了。您要是想保大人,就赶紧去医院做引产。想要儿子的话,他会在来年的二月初二降生人间,只是到那了时,您跟夫人此生的缘分也就到了头儿了……”

  还没容老田把话说完,领导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边打边骂道:“你个不识抬举的东西,大家捧你两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是不是?我今儿非抽你一顿不可!”领导怒不可遏暴跳如雷,全然不见了平日里斯文做作的官僚气质。老田平静地擦了擦嘴边的鲜血,摇摇头叹了口气,不紧不慢地走了。

  从那以后大家再也没见过老田。正如他之前的每一个预言一般,转过年来的二月初二,领导夫人诞下一个大胖小子后急性大出血,人没救回来。众人至此方才真正认识到老田确实天赋秉异大有来头。然而或许是怕泄露太多天机,亦或许是对凡夫俗子们的无明蒙昧感到失望,老田就此如沙堕海,泯然于世间再没了消息。

  表妹口中的老田让我瞬间联想到《红楼梦》里的跛足道人与癞头和尚。很多时候那些具有神力下凡点醒世人的高士们并不都如X战警般光鲜神武,他们或许貌不惊人,甚至邋遢残缺以怖畏相示人,却能够在机缘来到时给予有缘人以意想不到的点化。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