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奇谈 >

没有下文的故事—19. 狼出没的时间

  距离上一次高中同学会,竟然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想来就不禁感慨。时间最终还是只丰腴了体态嶙峋了记忆。

  V一点都没有变,她还是当年我记忆中的那个样子,扎着干净的马尾辫穿着白色连衣裙,感觉随时又会被她催促着交英语作业。

  画画。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我甚至都记不起来自己会画画这件事情。只好尴尬的说道:“没,没有画了。”

  “哦,那个事情挺火的,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越来越多人加入了这个话题。“听说好多家长都把孩子转走了,是有人蓄意下毒?你快给我们说说。”

  “哪儿有什么蓄意下毒,孩子们只是时节性的不舒服而已,凑巧集体发作,现在都醒了。”V淡淡的说。

  又在大家的集体寒暄之中班主任坐在了主位,酒菜上齐,大家开始你来我往的推杯换盏开始讲述着各自的故事。

  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我看向身边的V,她只顾着掩嘴嗤笑。本来就不善交际场面的我,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什么“住在衣柜里的男人”、“死在柳河边的女子”、“大学里的鬼故事”、“吃辣椒驱赶狸猫”等等,这样的故事我讲了十几个,给他们觥筹作伴喂饱了醉意。

  又是新一轮的劝酒交心过后,渐渐的,趁着月上枝头伤感也在酒过三巡之后终于浮现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一群中年人叹气、自怨自艾的聊天,好像一过而立之年就只有下坡路可走了。干脆拿起了酒杯来到餐厅后院,宁愿在凉风中独自清净一会儿。

  我看向V,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我猜不出她要和我说的故事是不是和我搜集过的那些类似,但至少,她是唯一一个以如此灿烂的笑容和欢快的语气对我开始说故事的人。无论是个什么样的故事了,我都无法拒绝。

  V现在是M市第五小学的一名英语老师。说到这个第五小学,可是M市的重点小学,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从上个世纪开始就人才辈出。V是从近百名面试者中,获得了这个职位,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她收获的不仅是一份让人艳羡的工作,还有一次令人恐惧的经历。

  第五小学,这个小学的前身是一家私塾,经历了历史变迁之后,正式成立于一九二一年。它的历史,本身就是一个说不完的故事。而V经历的事情,不过是它的历史的“附赠品”而已。

  V是在今年才来到第五小学的,和每一名教师一样,对于班里的孩子V充满了期待和热情。看着他们天真无邪的脸庞,V将他们视如己出,巴不得将自己的所有都给予他们。当然,V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她有一个秘密。我也是在几年后才知道的,V之所以会经历这样的故事,和她的这个秘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可是说来也奇怪,就像是墨菲定律一样,越是担心害怕什么就越会发生什么。在V入职一年三班班主任两个月之后,班里的孩子忽然离奇的接二连三的病了。

  说是病,但其实医生也查不出病因,只是看着一个又一个陷入昏迷中的孩子束手无策的摇头叹息。家长、老师都查不出原因,但是每一天都会有学生昏迷,却始终没有学生从昏迷中醒来。原本三十六人的班级,已有九名孩子无法来上学了。此事立刻引起了媒体和教育部的重视,但是几经彻查仍然毫无头绪。于是,家长、学生和老师们都陷入了恐慌之中,谁也不知道谁会是下一个即将昏迷的孩子。

  但显然,这并不是V导致的,虽然她也曾这样想过,但这个时候辞职的话无疑是再次将这件事情推向风口浪尖。既然不能放任不管,那就认真严查。V私底下自己开始悄悄研究这件事情的始末,期望能有所收获。她查看了第一次学生昏迷的记录,刚好是学校的庆典活动后的一天,除此之外,并未有其他异常信息;她有查看了庆典当天的录影,当天班上的同学们除了在参与活动,就是在玩游戏,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发生。当天孩子们吃的、喝的、穿的都是学校统一安排,不可能针对任何班级的个别孩子做什么手脚,而且,孩子们都是在那天之后陆续开始出现这种状况的,所以,完全排除了人为因素。

  她借看了几个孩子的病例,又翻阅了这个学校的历史,并没有集体出现过这种情况。唯一一次学生集体生病,是在一九三九年的一次食用土豆集体中毒事件。事件中,有十名孩子因医疗条件有限、救治不及时而死亡。

  本来,事情查到这里已再无进展了,但随着第十个孩子进入昏迷,V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她重新调看了庆典活动当天班上的录像,事情就在这里有了一个全新的但又不可思议的进展。

  V曾经在一张旧报纸上看到过这个图案。那是一栋老式的木质建筑物,即便是黑白照片也能看出它的斑驳。建筑物前面是一排表情严肃的人,他们带着口罩看不清模样,有的甚至带着白手套而有的则手握长枪,只能从他们的服装来猜测,他们都曾是军人。他们脚前又摆放着一排用白布包裹着的东西,从形状大小来看,那是应该是人,而且应该是年龄在八岁上下的孩子。它们像被打包好的物品一样,静静地放置在地上,没有了生气。照片拍摄的条件不好,很模糊,但即便如此,远处,建筑物上挂起的旗帜图案还是能够清晰分辨,那就是V班上的孩子画的图案。而那张报纸,就是这所学校的历史档案中所搜录的。

  孩子又不说话了。良久,抬头看了一眼V,然后用手比了一个“嘘”的样子,小声到几乎是用气息说道:“不能说,他们晚上会来我家的。”

  学校放课后空旷的走廊上,在夕阳洒进来的余晖之中,孩子单独的站在走廊的一侧,他低着头倚着墙,等待着老师和父母的谈话结束。

  家长对于V班上的集体昏迷事件颇为关心,尽管孩子已经问了两遍时间,却依然没有想离开的意思,仍然在不停的对V提出各种疑问,以求得到安心的答复。

  “这孩子怎么回事?平常不这样。”母亲也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又回答道:“我们马上就回家了,等爸爸妈妈和老师说完事情,几分钟。”

  孩子父母先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细想过后又露出了微妙的表情,说道:“好像最近很在意的样子。”孩子母亲先说道。“恩,好像是的。我下班一回来就会问我几点了。”孩子父亲也接着说道:“是不是最近在学校里学了怎么看时间?”

  按照小学课本的进度来看,时钟的学习内容应该是在二年级上学期,也就是半年前的事情了。显然,V说谎了。但这些都不是她最在意的,今天下去在走廊上询问时间的孩子的样子才是让她最疑惑的部分。

  一般询问事情的时候一定是面对着回答的对象,即便是孩子,在强烈希望得到答案的时候,一定也会这样的。但是,今天的那个孩子不仅在询问时间的时候不停的看向学校走廊的两边,表情看上去很慌张,头部动作僵硬而且喘着粗气,一点也不像是不耐烦的样子反而让人觉得他是在恐惧什么。而且,在询问时间之前他嘴里似乎还喃喃自语的说了些什么,但是隔着距离听不清。而最让V令人不解的是,孩子所站的地方对面墙上,明明就挂有一面准时的时钟。

  V在点名的时候,发现昨天的那名孩子没有来上课。打电话,却被家长告知,昨天回家之后,孩子就陷入昏迷紧急就医了。而与此同时,学校接到通知,之前昏迷的一个女孩,忽然醒了。

  V去探望女孩的时候,终于知道了校园庆典那天所有陷入昏迷的孩子玩了什么游戏,以及他们为何会陷入昏迷。

  作为一名教师她或许不应该相信这些,但是为了让孩子们安全醒来,V还是决定冒一个险。她挑选了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偷偷留在了学校。

  夜晚的学校没有了白天的朝气,留下了无数个没有生命的教室。冗长的走廊漆黑一片,即使用手电筒照着也看不清远处的路,只有墙壁上的时钟滴答滴答的配合着数着步数。教室的玻璃上反射着无数个V的身影,她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否自己还是一个人在这里。

  V抱起身边的背包,忽然在黑夜中的教学楼中疯狂的奔跑了起来。她一边跑,一边疯狂的喊着她班上孩子的名字。她能听到在她身后不断地传来急促的奔跑的脚步声,以及断断续续的孩子们发出的欢笑声。

  高跟鞋敲击水泥地的声音回荡在教学楼中,V脑袋一片空白,她不断地喊叫不断地回头张望,虽然她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却能感觉到有东西在疯狂尾随着她。她跑进教室,身后的门和桌椅瞬间就被无形的力量撞开,眼看着就要追到她的跟前。

  那是她班上的孩子们的声音,她能听出来。V竟踉跄着挣扎着向后门跑去,她的鞋跟坏了,她干脆就脱掉了鞋子向呼喊的声音跑去。

  教学楼三楼的化学实验室里,V找到了呼喊声的来源。她慌忙的关上了实验室的大门,一边安抚着孩子,一边将几张桌子抵住了门。门外立刻几声猛烈撞击声,实验室单薄的大门连同着瘦弱的桌子在做艰难的抵抗。V趁机找到了卷缩成一团的在实验室角落里的孩子们。

  V转头向孩子手指的方向看去。实验室外墙最上面的一层玻璃上,不知道什时候被印上了无数个白色的小手掌印。忽然,在第一格玻璃上伸出了半个黑色的东西,V与它对视之后,才知道那是半个焦黑的脑袋,接着又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 …一共十个脑袋,它们一字排开的悬浮在窗户上,齐刷刷的向V的方向看去。

  V战战兢兢的将孩子们带到了实验室的门边,那十双眼睛就像是监视器一样,牢牢地锁定在了V的身上。

  “现在听老师说,一会儿老师带你们跑的时候千万不要回头,老师会帮你们引开他们的,你们一直跑到校门外就能回家了,知道吗?”

  V小心翼翼的搬开了桌子,然后嘱咐了其中一个男孩之后,自己又返回到之前的角落,从背包里拿出了九个人形娃娃,将它们依次摆放好之后,来到了后门。

  V抬头看了一眼,那些视线依旧跟着自己,看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它们就像是人偶一样,机械的动着眼球。V不知道那些脑袋是怎么到达那将近两米高的窗户上的,她只想赶快结束这一切。

  V看了看实验室里另一侧的孩子们,然后向他们做出了指示,同时V也打开了后门,开始向孩子们相反的方向奔跑着。这栋教学楼是重新翻修的,但是内部结构还是保留了原来的模样。走廊两边的尽头都有楼梯,一边是正常的通用楼梯,另一边是紧急楼梯,都能通向一楼的大厅。不同的是,通用楼梯可以直接到达大厅门口,而紧急楼梯是直接通向教学楼后门,转弯之后才能到达正门的大厅。另V没有想到的是,也正因为紧急楼梯可衔接无人看守的大楼后门,校方出于安全问题所以不知什么时候安装了一道铁门。而此刻,V就被眼前的这道铁门止住了逃生的去路。

  那些脚步和笑声越来越近了。V忽然想到了什么,迅速又返回到了二楼,她打开了二楼的多媒体教室的大门,冲了进去,然后将门反锁。多媒体教室是全新装修的现代型教室,所以门窗都要牢固很多。再加上这里经常作为孩子们的媒体放映室,所以有很多窗帘用来遮蔽光线。V将教室里的一个装资料的铁轨,艰难的移向门口。即使是厚实的铁门,V仍然可以感受到那沉重的急躁的敲击声,仿佛每一下都敲在她的后背上、心脏上。

  好不容易将柜子抵在门后,窗户上有传来了拍打声。V抬头,看到白色的手印,一个又一个的出现在了窗户的玻璃上,她赶忙大步的跑向窗户边,伸手去拉窗帘,这一侧的窗户安静了。教室另一侧靠向操场的窗户上又传来了清脆的拍击声,一个白色的手掌印清晰的出现在了另一面墙的正中央的窗户玻璃上。

  V又跑向另一侧,伸手将窗帘拉上了。她筋疲力尽的倒在了墙角,听见窗外的拍击声渐渐稀疏了下来,眼里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她卷缩在一角,尽量在这黑暗中将自己藏得更加隐秘一些。她连呼吸都变得谨慎,她不知道时间,只知道时不时不知道从扇窗户和门传来的拍击声会提醒她,它们还在这里。

  在适应了黑暗之后,V小心翼翼的巡视着大门和对面墙上的窗户,一个被柜子挡的严严实实的,一个被窗帘遮的毫无缝隙。她又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上的窗户,她打了一个冷战。那遮光布做的窗帘中间露出了一道缝隙,十双眼睛将这道裂缝填满,它们齐刷刷的看着V,在黑暗中眼白和瞳孔显得格外分明。

  V是被一道强光唤醒的,她眯着眼,抬头看见了从窗帘缝隙中铺进来的一小缕阳光,就是这一厘米左右的阳光,在黑暗之中给她了希望。她挣扎了起来,用最后的力气搬开了铁柜,逃了出来。

  “后来我才知道,我们学校在战争年代的时候曾经被日军征用,表面上是做一些‘亲善’举动,将学校伪装成孤儿救济院,但其实是在里面用孩子做一些惨无人道的事情。没有多少孩子真正活了下来。但是为数不多的当时还小的孩子们,最终在战争结束之后被救了出来。他们告诉我,那里的孩子被从小灌输思想当做奴役,不仅要给他们做苦力,还要满足他们的生理需求。一旦生病或者残疾了,就会被当做医学试验品。”V说:“我看到的照片里的那些孩子的尸体,并不是食物中毒而离世的孩子们,而是被折磨最后病死的、被焚尸的孩子们。”

  “可能校园庆典的时候,孩子们玩得游戏正好勾起了那段历史的回忆,它们只是寂寞了而已吧。”V又淡淡的说道:“毕竟战争年代的孩子,没有什么欢乐。”

  多年之后我才知道,V自己无法生育,所以将所有心血都投入在了她教的孩子们身上。同学会之后,我并没有留V的联系方式,也没有问她还会不会继续在那所学校当老师了,但从她最后说的那句话时候的表情,我大概也能猜到了。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