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奇谈 >

也分南北派|我在窝里的那三天

  之前我也讲过,在这段时间里,我每天的工作除了抄水表就是给领导端茶倒水送报纸,23岁那年放佛已经看到了73岁的生活。

  所以,在那年的十月份,我选择了一个天气非常好的黄昏,搬离了宿舍,连交接手续都没办理,直接辞了职。

  离职之后,我回到了杭州。之所以用回到这个词,是因为在此之前,我在杭州上了三年大学,虽然穷游了这么多城市,相对来说,还是喜欢杭州这个城市,于是那个黄昏,我坐上了来杭州的城际公交车。

  到了杭州之后,我住在了一个同学家,那个男孩子,瘦瘦高高的,我们曾经差一点相恋。但好在我们之间还有友谊,他接纳了我在他家小住。

  但我毫无畏惧地买了车票,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常州。之所以去这里,是因为一个老乡的男孩子,我们之前是高中同学,后来他毕业之后去了常州跟他爸做建筑项目,诸暨人做建筑的多,我爸年轻的时候也是做这个的,不过后来亏了一次项目,就没再做这一行。

  当时我也是闲着无聊,就买了张车票去看看,虽然他答应了给我找工作,但我也没抱多大希望,只知道常州有个恐龙园,新建的,挺好玩,就当是旅游了。

  年轻嘛,无所畏惧,也没什么钱,反正想着也不可能绑架勒索我了,至于什么的,当时压根没想过这一茬。只知道,都是诸暨人,不至于坑我吧。

  到了常州火车站,是早上六点半,为了省钱,我特地坐了凌晨两点的火车去的常州,一路上被烟熏味儿,脚臭味儿熏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不过好在咱也不是去相亲啥的,到了车站,一个行李箱一只背包,就那么见到了三年没见的老同学。

  他倒是和上高中时的毛头小子不一样了,帅多了。他接到我之后,没说什么多余的废话,就带我上了出租车。

  多年的旅行经历,我自创了一种认路方式,那就是记建筑物。人类在历史发展中,标志性建筑物,象征了一个城市一个村庄的发展程度,所以如果你是路痴,那就记建筑物吧,至少,当你打车或者报警的时候,你能说出我在哪里,而不是说“我在彩虹下”、“我在十字路口”等等无法确定的地点。

  当然,这是题外话,讲这些的目的,是要表明,我在这一段长达30分钟出租车路程的途中,记住了三个建筑物,一个是人行天桥、一个是大型超市、一个是加油站。之所以记这三个,一是因为比较好找,二是因为这些地方,人流都特别大,假如真的遇上什么歹徒,你往这边跑,大多数不会跑偏,也不会被坏人抓住。

  但是,当出租车离这三个标志性建筑物越来越远的时候,我发现这段路很是偏僻,不过大概开了十来分钟,就有了一个新小区,小区门口的绿化带还没完工,到处都是泥土和花木,当时已经十月底,天气凉了下来,工人们还是穿着单衣在工作,让我有点印象。

  话说回到我那高中同学,到了小区门口,他付了车费就到后备箱拿我的行李。然后带我进小区,一边走一边给我介绍,这是哪一栋,那是哪一栋。后来我们到了一栋楼前,门口的台阶还没浇筑完毕,电梯里还是装潢的样子,他按了18楼上电梯。

  18是一个吉利的数字,但是在买楼的时候,它可不是一个吉利的数字。一般人买楼,都会选择买7、8、9三层,属于一般大楼的中间部分,不会很高活在云端,也不会很低影响采光,所以大多数人自己住的话,都会买这几层,当然了,每栋楼这几层一共也就几套房子,其他的房子也是有人买的,但唯独18楼,一定不会很多人买,甚至有些楼盘,还会把18楼的房子当作特价房出售,理由嘛,也是和传统风俗相关。18在中国人眼中,出了吉利数字之外,还是18层地狱的代名词,而这18楼的另一个名字,也叫18层,所以一般楼盘的18楼,很少有人买来自己住,大多是投资罢了。

  所以,在他按了18层之后,我内心开始有了一道屏障,这房子大概率是他租的。不过这也没什么,谁出门在外还能在哪都买套房子住呢,家里又没矿。

  前面我讲了,是在一个10月底的时间,照理说,这不是乔迁之喜也不是新春大吉,不需要贴什么对联啊,而且是新的对联,别看外面一直是装修的样子,但这对联上却是一丝灰尘都没有,不是新贴的,又是什么呢?

  还特地收拾了他姐姐姐夫之前住的房子,换了新的床单被罩,让我暂住,等找到工作了,再搬出去。我那高中同学一边给我开热水器,让我先去洗个澡睡一觉,一边拿着钥匙准备出门买菜,说是中午给我做点好吃的。

  因为高中就认识,也做过同桌,所以对他的戒备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强。他说干嘛就干嘛呗,再说了,手机行李都在我手里,还能咋地,既来之则安之,假使真的有啥不妥的地方,咱就撤呗。

  不过说到这里,我还是得提醒下野生闺蜜们,一般来说,常备两只手机是有必要的,一只为常用机,拿出来玩的那种,一只为备用机,什么功能都不重要,只要能打电话就行,关键时刻,它能给你救命。

  所以趁他出门买菜的时间,我把备用机拿出来充饱电,然后去浴室洗了个澡,一个晚上的折腾,确实也挺累的。

  等他买完菜回来做好饭,我已经全部洗漱完毕,并且画了个美美的妆,虽然当年不是貌若天仙,但好歹也是一个女人!不过他倒是和高中时一样,耿直的boy,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心想,不对劲啊,虽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但我那高中同学有意躲闪我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回到房间,我把房门反锁,看备用机和充电宝都已经满格,收拾好行李箱放在一边,把重要的物件,比如钱包[当年还不完全流行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身份证、、充电宝、备用机等等,全部放进背包里,这样,即使发生了什么,我也能抓起背包就逃跑。

  去了恐龙园之后,我们回到房子里,他叫了个外卖,我们吃完喝完就各自洗漱休息了。直到第二天早上,都没发生什么。

  不过,我答应和他去菜场之后,我发现了另一件诡异的事情,这件事情,让我真正对这个男孩子有了防范之心,也顺便偷偷买了第二天早上的车票,打算回杭州。

  我和我那高中同学下楼之后,发现这个小区,虽然是新建的,有些地方还在施工,但周边没有任何一家便利店,更没有学区和商圈了,我们去买菜,实际上是去一公里之外的另一个小区的蔬果店里买菜,并不是什么大型的菜市场。

  那就是不管是小区里面,还是去外面买菜的人,都是年轻人,这些年轻多在30岁左右,男人居多,女生偏少。一个小区,没有老人和孩子,说来也正常,万一人家这是公寓型的呢,是吧,但是,一个小区,都是男人,而且是年轻男性,那就不正常了。

  买了才回到房子里,我那高中同学去厨房做饭,让我帮忙布置客厅和饭桌,因为那天晚上他还邀约了另外两个老乡一起来吃饭,算是庆祝我的到来。

  男孩子讲一口地道的诸暨方言,还热情地和我拥抱了。这个看上去像个大学毕业没多久的男孩子,自称金老师,曾经是一名小学老师,后来跟着老陈。也就是我那高中同学,一起来了这边做生意。

  我去,天哪,老师诶,当时可是把我说懵了,好好的老师不当来做生意?疯了吧!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做过老师,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和他一起来的另一位女生,看上去已经三十的模样,皮肤有点松弛,也有点暗黄,染了一头当时特别土的黄头发,不过她自称96年的,在读大二。说着一口普通话,我也没问她是哪里人,总之上门就是客,不管了。

  他们到了之后,我那高中同学的饭菜还没做完,我们仨就玩了会牌,当时我不会玩斗地主,事实上到今天我也不会玩斗地主,我提议我们玩抓乌龟吧。

  这种游戏,基本上的诸暨小孩都玩过,而且很简单。女孩子说她不会,我就让男孩子先教教她,我去房间换了件衣服,十月底的天气,很冷,尤其是在18楼,落地窗开着,穿堂风穿过,冷到我骨子里。

  等我换了衣服出来,我那高中同学的饭菜已经端上了桌。于是我们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我们每个人喝了一点酒,不过也不多,四个人喝了一瓶红酒而已。

  不过醉归醉,身体不随脑子摆动,但我的脑子仍然有一丝丝的清醒。我清醒地记着我和他们说晚安,先回房间休息了。我那高中同学还跟我说要不先洗漱一下,我说今天天气冷就不洗澡了,先休息下明天再说。

  等我醒来出房门,我那高中同学还在自己房间睡觉,我自行找了点吃的之后,他也起来了,问我昨晚还好吧,我说还行没什么事。

  随后,他洗漱完毕,跟我说今天的安排,和他一起去拜访几位朋友。事实上,我们并没有聊过这个话题。但既然他安排了,我也就随行吧。

  开头我讲过,这个小区还在建。到了另一栋楼的楼下,竟然还只是毛坯的。不过我那高中同学说了,这边就是这样,为了缩减工期,交房了之后业主开始装修,物业也才开始装修。

  大学时,我也听过很多安利的课,对于直销和有一些了解,另外,那阿姨特意拿出纸笔和我演算的1024阳光工程,在我眼里,她说用微积分推演出来的超前系统,不过就是一个连一元二次方程都算不上的垃圾数学题。

  我扇了他一巴掌,我说你真当是辜负了你我的同学情分,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不该把你的爸妈姐姐姐夫都拖下水。

  在和他回家的路上,我把原先订的晚上的车票改签了下午三点的车票。吃完午饭,我跟他讲,我要回杭州。

  那时候没有滴滴也没有曹操,我只能干巴巴地等出租车。看到他下来,心里慌得一逼。但我看了看周边都是种花木的工人,倒也不怎么害怕,只是跟他说,我要走了,希望他早点回诸暨。

  直到出租车师傅开出了三公里之外,我才敢放声大哭。师傅问我怎么回事,和男朋友吵架了?我说这里是一个窝,我说师傅我想回家,他说那你是坐火车还是汽车回哪里?

  这师傅也是好心,说,你买了车票那个男孩子知道吗,我说知道,我跟他讲我下午要回杭州。他说那你别去火车站了,万一人家在车站堵你怎么办?

  讲这段经历,并非是要把过去全部剥离出来获得同情,只是想告诉每一位看到这篇文章的人,能够多长个心眼。

  这个故事我在知乎上回答过,收获了很多留言和点赞,很多人说,既然是,为何不像电视里说的那样,收走你的手机和钱包,还有身份证之类的,没人看管你?还能让你大摇大摆拎着行李回家?

  总之,这件事已经过去,而我的当下也还不错,希望你们不再遇到此类事件,同时,也能分享告诉身边的亲戚朋友,,切记不可碰!

  *作者简介:野生闺蜜黄小污,BAT现任员工。间歇性精神症患者,天生灵异体质,能感知到一些常人不能感知到的东西。文风诡异,时而写毒鸡汤,时而写江湖事,时而写鬼故事。

  就怕被包装成什么致富的,什么国家政策,那些穷人,没有读过几本书的人被身边信任的人带过去了。而且深信不疑,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一直没有清醒。广西北海那边就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本来就是假装什么国家项目啊,什么1024工程、1069阳光工程,投资5万三年后得到468万等等。

  是1040阳光工程,我今年在广西南宁也见识过,我也是找工作调入~然后没进入!我老推还给我买了一套衣服~企图说服我留下来~好气啊…我没加入~我估计他亏了2000多

  我特么两次了解了这个,日!人员还说我和这个很有缘~第一次是12年~第二次是今年4月份(︶^︶)说啥投资69800挣1040万~还给我算公式~,差点相信了,然后我QQ群加入,认识了其他上当受骗的,听了以前老总的解答~然后跟我老推玩了10天,然后我一声不响走了

  南派不会控制你人生自由,就是给你,我被我一个亲戚叫过去,洗了一个星期,没洗成功,我说我要走他们也没拦着,送我去的车站,顺带玩了几天,在南京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