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娶了个心狠的女人是什么样的体验

  张晓琳满眼的不甘心,扭过脑袋抬眼和他对视着,眼眶里,顿时就泪眼汪汪的,还满是心疼,“智翔……”就连t总都没有再帮他们两个说什么,饶有兴趣的在一旁看着,手还十分不安分的伸进了一旁女人的衣领里。于智翔看着手里的洋酒,心里有些发憷,抬眼深深的望了一眼温阮阮,便仰着脑袋,将瓶子,怼到嘴里,咕咕咕的喝着。他弯着腰,猛烈的咳嗽着,张晓琳一把从后抱住他,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智翔,智翔,你没事吧?”“温阮阮我求求你,你放过智翔吧,今天上午的事,我们跟你道歉行吗?”张晓琳哭的梨花带雨的,抬眼看着温阮阮。“你这是在求我?还是在威胁我,还是觉得是我没事找事,故意要为难你们两个了?”温阮阮一脸无辜的说着这些话,还皱了皱眉头。“你别这样哭啊,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一样,老公,你说怎么办?不然就放过他们算了?”温阮阮委屈的扁了扁嘴,扭头看向陆衡川。张晓琳听到温阮阮说这话,眼前顿时一亮,“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那样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就放过我们吧,你知道的智翔不能喝酒,他不会喝酒的,刚才那二杯啤酒,他喝了都快不行了,这一大半的洋酒,会要了他的命的。”“夫人,他们在商场,将你本来就有腰伤的你推到,害得你旧疾复发,还当场拦着羞辱你,就这样放过他们恐怕他们是不会长记性的。”“阮阮,这酒我会喝完的,今天的事,真的对不起,我没能拦住我妈,我为她对你说的那些话道歉。”温阮阮神情稍稍有些凝重的抿了抿唇,陆衡川稍稍的转过脑袋,对着她的耳边轻声道,“怎么?这就心疼的不行了?”听到陆衡川说的话,她唇瓣抿成了一条直线,胸口有些沉重,依旧沉着眸子,“我没有。只是怕太过了,影响了你的形象,以为你陆衡川娶了一个心狠的女人。”陆衡川听着温阮阮说着这话,唇角微微的勾起,“这就是你多心了,你这样才好,免得别人以为我陆衡川的女人,都好欺负,我可不想,事事为你出头,我忙的很。”“我的话真的不想重复太多遍,我说的是喝完。一滴不剩。”温阮阮在陆衡川的刺激下,强忍着内心的不适,冷声说着。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