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泪水像是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整个表情痛苦而绝望

  “妈……你……你说什么呢?怎么……怎么会呢?爸不是已经醒了吗?不是一切都好起来了吗?前天……前天还和他视频,他不是还气色很好吗?”温阮阮完全就不敢相信,声音颤抖哽咽,眼眶更是瞬间通红,蓄满了泪水。舒榕的语气满是自责。温阮阮听着心都要碎了。“妈,不要这样说,不怪你!我马上来医院,你等我!”温阮阮向前一步,抓住陆星耀的手臂,“你过来就是为了找我跟我说这件事对吗?我爸怎么死的?他不是已经苏醒了嘛?不是一切都好好的吗?”“你父亲是不但是肾脏功能的衰竭,还伴随着高血压,心脏也不好。虽然他苏醒了,但是有并发症,查过他的遗体里,确定是心梗死的,死得很快,医护人员都来不及救治。”

分享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