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案子,应该说是东大十大案后果最严重的一个了。东大因为四舍太凶,在我们入校后半年,把四舍给卖了。

  我们刚入校的时候,还都是白丁,对东大一点也不了解。从火车上下来,就有东大的接站点,把我们送进东大。我就遇见了一个自动化控制系的特别能说会道的师兄帮我拿行李送我去东大。路上,他就跟我聊起来。他问我学什么的,我说学法律的。他竟替我松了口气说,幸亏不是跟我一个专业的。我就奇怪了,为什么呢?他就说,嘿嘿,东大一九三几年建校的,这时间久了难免事就多。你要跟我一个系,就得住在四舍,那。。。。我就更懵了,住四舍咋啦。他这时眼里还闪过一丝恐惧,问我听说过东大十大案没。我自然摇头了。他就说,四舍闹鬼。。那鬼还挺凶呢。。怨气冲天的。啊??真的假的?不能吧,我当时还挺不信。师兄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真的真的,他还看见过呢。半夜的时候,四舍三楼的水房里门经常有个女的在那洗衣服,穿着一身红,还唱歌。。可四舍以前只是自动化控制学院的男生宿舍(我们那届开始改成男女混寝的),半夜三更的闹女鬼,慎人呀。。

  师兄接着说,说起来,那女鬼还线*届的自动化控制系系花,人特漂亮。进东大以后,就被一个绰号沙皮的男生给死缠烂打的拿下了。这女生人还特贤惠,经常到沙皮住的四舍给他洗衣服。咳,所有人都为这个女的鸣不平,怎么就一朵鲜花XXXX上了呢?结果,出人意料的是,沙皮却把这女生给始乱终弃了。。那个年代的人,死心眼,这个女生还一直哭着求沙皮回心转意。。可惜,遭到拒绝。

  有这么个下大雨的天。东大开大会,全体东大学生都到礼堂开会,要各班点名。东大就有点万人空巷的感觉了,整个校园都安静异常。散会以后,由于下雨,大家都四处往自己的宿舍狂奔。奔往四舍的一伙人突然被一道闪电惊在四舍楼下。借着闪电的光亮,就见三楼有个女的披头散发的吊在窗户外面,风一吹扬起她罩在外面的白裙子,露出里面血红的衣裤。。胆小的当时吓得抱头鼠窜。胆大的人仔细一看,拉住沙皮说,你看那不是你女朋友么?沙皮一看,脑袋里就闪过他女朋友说的,午夜时分穿着大红衣服上吊死去的鬼是厉鬼,怨气最重,永世不得超生。。。沙皮吓疯。。。

  哎呀,我听了师兄这番话,以后都不敢路过四舍了,对四舍敬而远之,绕道而行。有一次,住在四舍的一个自动化控制系的男生和我班班长是好朋友。来我班男生宿舍玩时,我刚好在。还跟我班班长挤眉弄眼的说,哎,昨晚我上厕所,看见三楼水房有个特帅的小妞,老正点了,穿红衣服,在那洗衣服。。我没好意思上去搭腔。下次,我要再看见,肯定得去撩撩。俺们在场的人都晕了。我班班长问他,你没听说过东大十大案呀?他说是什么呀?我班班长就给学了一遍,嘿嘿,可怜他挺强一个男生,愣是以后不敢回四舍住了。。

  东大二舍与一舍遥遥相对,中间隔了一个五舍楼下的小花园,与五舍形成了一个三足鼎立的局面。一舍曾经发生过爆炸案,五舍发生过剖腹案,楼下的小花园听说又埋过死人,我想这二舍肯定也是个凶地,风水好不了。我就一直疑惑东大十大案有没有发生在二舍的呢?

  大二的时候,我们宿舍的老七认识了计算机系的一个男生小Z,当时住在二舍东的就是计算机系的。有一回他来我们宿舍,我们就问他,听说过二舍发生过什么血案没有?这家伙就来劲了,说哎呀,你们没听说过东大十大案呀??有一起就发生在二舍东。二舍东的那个可厉害了,谁都搞,我亲眼见过,不过他不害人。。这么一听大家就都有兴趣了,央求他给大家讲讲。

  他就拉开话题了。二舍东很久以来都住的就是计算机系的同学。东大计算机系在全国都是有名的。计算机系的学生的压力就比较大了。尤其是计算机学硕连读班的,由于有个淘汰率的问题,压力就更大了,一个个被压得都快秃顶了。。(嘿嘿,该生就是学硕连读班的)90届学硕连读班有个东北男生,暂称他为W吧。W考上来的时候成绩好的不得了,是班里的佼佼者。可是他特别爱玩爱闹,爱捉弄人,有点不适应计算机系的沉闷生活。从上大学以后,W就郁闷了,功课也跟不上了。可是本来还好好的。可是有一天夜里,他同宿舍的同学起夜,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W梦游,正在那扫地呢。吼吼,打那以后,W就成了宿舍的笑柄了,大伙一块笑话他。期末考试的时候,W没有达到每科成绩都85分的标准,被学硕班淘汰了。放假,其他学生都回家了,W说他最后走。可是他家里人一直没见W回来,就找到学校来了。打开他们寝室的门一看,我的妈呀,W已经死了好几天了,尸体都臭了。。后来知道,他服毒了。。

  上一篇:美世界头号人造“”双乳难保三十多次隆胸感染下一篇:英国75岁祖母跳拉丁舞获选秀节目冠军